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七十三章 好报降临

看着昼潜那副生龙活虎,还在给自己检查伤势的模样,涅槃的嘴角不禁反复抽动了几下,有些想不明白了——

若是说方才花落影手下留了情,倒亦是不为过,只是,便是他再如何手下留情,那可是坎宗宗主,便是一丝仙力不附,只是放了茹蔓以绿藤将人缚住就已是够呛,更何况又被暴力弹出,虽说断不致死,却也不应该如此毫发无伤啊!

姬忘忆此刻跟他的想法如出一辙!

她是不晓得那个叫花落影的娃娃脸坎宗宗主究竟是何方神圣,总之,从涅槃和那对剑灵姐妹花的反应来看,必然是个狠角色,更何况,便是这些人都没反应,单单靠自己的感觉亦能判断对方的强大。

故,自打昼潜站起来后,她就一直在想,方才那击若是自己中了,莫说伤得多重,怕是一万个小命不保。

然,眼前这个人非但没死,除却衣服沾了些灰尘和绿色的汁液外,脸上连脏都没脏,哦,对了,头发,还有那满头飘逸漂亮的银白色长发,略略显得有些凌乱,这,真的是一个凡尘之人能做得到的吗?

直到昼潜嘟嘟哝哝地自言自语完,涅槃才揣着一双小手,晃到了他跟前,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襟,道:“还好吗?”

“好的很!”用力地点了点头,昼潜无奈地回答道,“只是这些汁,不晓得洗不洗得掉!”

说着,他还揪起了自己被茹蔓的绿藤染了的衣角,满脸心疼地用手又蹭又搓,非但未能将绿色去掉,反而弄得花了一大片,洁白的衣服亦是同时生出一片一片的绿叶。

无奈地撇了撇嘴,松了一口气,涅槃的脸色总算从之前的难看转好了一些,轻拍着他道:“好啦,人没事最重要。”

这句话让昼潜原本就很是内疚的心变得更加不安,竟不由自主地垂下头去,双手仍旧不停地搓弄着被染绿的衣服,小声哼哼道:“对不起,我打不过他,害大家无法登桥了。”

小手用力地握了握他的肩膀,涅槃露出一个令人无比温暖的笑容来,柔声道:“不妨是,你能全身而退亦是安慰,并无需自责,更何况,便是怪你又能如何,咱们不还是一样上不去?”

微微点了点头,昼潜沉思了片刻,还是开口问道:“涅槃前辈,方才我真就没有胜算么?”

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涅槃最终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道:“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不行!”

“那个——”姬忘忆的声音尴尬地响了起来,舔了舔嘴唇,道,“我无意打断二位,只是,涅槃前辈,您可否看看这是个什么情况?”

闻声转身的涅槃和昼潜看到身后情节,先是微微一怔,跟着便是一个长松了口气,一个保持着“怔”。

此时,他们身后不知何时聚拢过来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却都非剑仙打扮,若不是知晓此时身处玄庭,就这些人朴素的打扮,必定会让人认定自己已身在凡尘了。

见这些人似是有往前靠拢的意思,姬忘忆眉头一蹙,翻手幻出夺灵鞭提住并横拉做防守的姿态,一步上前拦在了众人身前。

看了一眼亦同时在催动仙力的昼潜,涅槃连忙拉住他们两个,并阻止道:“不必慌张,这些不过是居住在这玄庭的普通百姓,就是那些并未化妖亦错过轮回的凡尘人的魂魄。”

指着一个一脸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姬忘忆问道:“那,他们会在这里永远住下去么?”

耸了耸肩膀,涅槃很是配合地回答道:“后来的魂魄须得等到再有轮回的机会,便可再度投胎,自然,若是觉得这里好,那亦可记永远留于此处,而那些随着玄庭之初便于此处的,便像你们人一样,是不会轮回投胎的,亦可娶妻生子逍遥快活,与你们在凡尘的生活并无一二。”

“那为何之前他们要藏而不出?”昼潜安心地收起了仙力,轻声问道。

“这玄庭向来外人不得入——”涅槃无奈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突然就凭空冒出这么几个杀气腾腾要入浮空栈桥上冲的人,谁知道是不是来大开杀戒的,他们不过一些连灵力都没有的魂魄,哪个贸然出来送死?”

这话听得昼潜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他一边鼓着脸颊,一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哎,你们想——”

姬忘忆的惊呼没有呼完,就戛然而止了。

起因是几个身着破旧白布衣手提木匣的人跑了过来,将尚在替冰炎和赤潋姐妹二人以灵丝织补伤处的林安烈团团围住,姬忘忆本以为他们许是想趁着时机伤害林安烈,才会出声想要阻止,然,这几个人非但未加害林安烈,反而纷纷坐了下来,凭着自己微弱的灵力,催动医术给他帮忙。

走到了姬忘忆身旁,昼潜轻轻地拉过了她的手,一边将它紧紧握在一起,手心中已腻上一层冰汁的手缓缓捋开,一边柔声道:“莫要过于紧张了,这些人虽说陌生,却没有坏的!”

“大姐姐,这个给你——”突然一根冰糖葫芦伸到了姬忘忆的面前,一个很是可爱穿着草鞋粗布衣裙,扎着两个羊角辫儿的小姑娘,正笑眯眯地踮着脚,高举着手,奶声奶气地说道,“很好吃呦!”

“啊?”

姬忘忆眨了眨眼睛,伸手接了过来,在她期盼的眼神中咬掉一颗裹在酥脆香甜的糖壳里的山楂,只咬了一下,便被那酸甜爽口的滋味充斥了整个口腔,不禁露出一个享受的表情。

“是不是很好吃?”小女孩轻轻地拽了拽她的衣角,追问道,“那、你可以笑一笑吗?”

吞下了口中的冰糖葫芦,姬忘忆蹲下身来,笑眯眯地问道:“真的很好,但,你为什么要我笑?”

将一双尚粘着些融化的糖浆的小手捧在了她的脸上,小女孩歪着小脑袋天真地说道:“因为姐姐长得好好看,就是眉头皱着,娘亲说,好看的人应该常常笑,那样才会越来越好看!”

“你这个姐姐啊,倒不是不爱笑——”昼潜也蹲下身来,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道,“她只是担心那个好看的哥哥受伤而已!”

用力地摇了摇头,小女孩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不会不会,你们帮了大姐姐们,大家都很感谢你们!”

“阿桃——”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眉清目秀面容慈祥的妇人走上前近,道,“这孩子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站直身体,姬忘忆将已吃得只剩下一颗山楂的冰糖葫芦扬了扬,道:“没有,她很乖,不仅安慰我,还送了吃的给我!”

“你们可能不晓得——”阿桃的母亲将她抱起来,对昼潜说道,“那高高在上的剑仙当中,亦有些会让大家觉得反感的,冰炎和赤潋二位大人,虽说只是剑灵所化,却比他们亲切多了,阿桃时常会跑来与她们玩耍,而她们亦是会常常以为曾经犯下的错恕罪为由帮着我们大家做很多事情,大家其实都很喜欢她们的!”

“是啊!”又一个中年男子也走了过来,道,“你为了救她们与那坎宗的宗主起冲突,所以,你们都是好人!”

“爹爹!”阿桃在她母亲的怀抱里挣扎了一下,就被抱了过去,道,“爹爹,阿桃还想吃冰糖葫芦!”

“走,爹爹带你去买!”“走!”“太好嘞!”

望着这一家三口远去的身影,姬忘忆的眼圈渐渐红了起来,曾几何时,她亦是那样坐在父亲的肩膀上,拉着母亲的手,跟在外公的身后,一起走在夕阳中,吃遍街边小食。

看穿她的心思,消失了片刻的昼潜突然又出现在他身边,手中多了一块蝴蝶形状的糖画。

“这是什么?”

知道是给自己的,姬忘忆一把抄了过来,照着蝴蝶的翅膀“嘎嘣”就是一口,并“咯吱咯吱”地嚼了起来。

“糖画!”昼潜的目光看着林安烈,轻声道,“过去的事,便过去吧,若是你不肯从回忆里走出来,那便会被困住,爱你的人们,不会喜欢看到你沉浸在那种压抑之中的。”

说罢,他还目不斜视地回手掰下一块糖画塞进了嘴里,且因着过于甜腻而蹙了蹙眉头。

口中含着糖画,姬忘忆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小声地“嗯”了一句,算是回答了,亦是这一瞬间,她突然就发现,昼潜并不似想象中那般的蠢,反而暖得可以融化一切的冰,之所以不看自己,是因为他晓得自己最恨在别人面前展示软弱,在照顾自己那可笑的自尊。

又过了很久,林安烈总算在众人的帮助下将冰炎和赤潋的伤处治愈了,随后就回到了昼潜等人的身边。

“几位,方才那个小朋友给了我些钱银——”一个老婆婆走上前来,和蔼可亲地说道,“你们也累坏了吧,随我来去歇息歇息吧!”

互看了彼此一眼之后,昼潜便点了点头,带着姬忘忆和林安烈跟在了她的身后,走进了一间民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