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七十一章 再起波澜

突然就收起了暴雨梨花,冰炎和赤潋姐妹二人双双站了起来,并从昼潜的手中分别接过了离魂剑冰炎和离魂剑赤潋。

不明就里的昼潜也只好跟着站了起来,只是仍旧一脸的不知所措,整个人呆立在原地,想说些什么,但,看了看面前姐妹俩手中那尚扭曲变形着的离魂剑,又怕这二位大美人再跟方才一样抱头痛哭,便不敢开口,不说些什么,这面对面的气氛又委实让人觉得尴尬得紧。

他不免于心中对自己默哀道:当真是女子难惹,偏偏这入了玄庭的第一架还是跟女子打的!

望着浮悬于半空的三个人,姬忘忆的鼻子里仿佛嗅到了饺子的味道,心中似是有一只无形的手,莫名其妙地将那盛满了醋的沾碟,不,应该是盛满了醋的瓷壶倒了过来,将浓浓的酸一股脑儿地折了出来,别说是心里酸得紧,怕是这会子连整个五脏六腑都已是泡得冒了酸水儿。

只恨自己明明如此愤怒却还是乖乖听从昼潜的话,老实地杵在原地,而没有窜上前去,给他几个大巴掌,然,想到这里,她原本有些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又瞬间松开了。

“呵呵,我又有何资格打他?”垂下头去,任凭泪水悄悄滑出眼眶,姬忘忆赶紧趁旁人未注意到迅速抹了去,自言自语着喃喃道,“于你,我又算得了什么?”

林安烈默默地站在她身旁,本想握一握她微微颤抖地肩膀以示安慰,却最终还是将抬起的手放了下来。

他如何能不晓得姬忘忆此时的心情,面对着昼潜时候的她,就如同站在莫亦凡跟前的自己,是多么想参与他的一切,却又是何等残忍地被拒之寸遥,分明那块心头之肉就在眼前,自己却连唾手都不得。

心动,偶尔似蜂蜜,随意流淌便甜得人入迷,亦有时如烈酒,只呷一口亦是从喉头呛到心头,只是,甜过了头,会腻得人发齁儿,呛大发劲儿,亦会苦出些回甘来。

故,心动这码子事儿,谁又能说得清,谁又能理得明,而又是哪个旁人能真的体会得了呢?

又再僵持了许久,悬于半空的三个人总算是落了,只是,之前是一派的剑拔弩张,彼此对立着,此时却是一派的温馨,冰炎和赤潋分别勾住了昼潜的左右手臂,甚至冰炎还将脑袋担在了他的肩膀上。

“两位小姐姐——”稳住了身形却仍被挽着的昼潜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道,“咳咳,是否可以放开我了?”

“哎——”重重地叹了口气,赤潋先行松开手,不舍地说道,“真是从未见过如此不嫌弃咱们姐夫是个物什的人,奴家好生感动呢!”

冰炎倒是仍旧保持着姿势,低眉顺眼柔声细语地说道:“哎,若不是你尚有要事,奴家倒真真儿是不想与你分开的!”

涅槃瞥了瞥正一对杏目爆睁如灯,随时都可能会幻出夺灵鞭来与这对姐妹杀个你死我活的姬忘忆,无奈地翻了翻白眼,重重地叹了口气。

“二位好姐姐,可还记得我么?”走上前去,他深施一礼,略显毕恭毕敬地说道。

自昼潜肩膀弹了起来,冰炎往前奔了两步,先是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半晌,才惊道:“你、你这小娃儿居然是涅槃!”

听到这个名字,赤潋也凑上前来,围着涅槃转了几圈,露出一个极其不可思议的笑容,道:“你怎的,成了这副模样?”

见她们说着话不算完,竟还一个人将手放在自己头上揉搓着,一个人将手拢起掐在自己脸颊上,涅槃不满的来回摆动着小脑袋,气鼓鼓地说道:“里(你)萌(们),给脑(老)呼(夫),胸(松)叟(手)!”

尽管因着被捏了脸讲话含糊不清逗笑了众人,冰炎和赤潋姐妹二人却还是听明白并松了手。

“还真是是个男人都要撩!”姬忘忆不满地将脸别向了一侧,沉声嘟哝道,“连小孩子都不肯放过!”

其实,这句话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了,连自己都能明显地感觉出那股子浓浓的醋味夹杂着**味,清的这几位旁观者又如何能听不出来?

然,不知是众人皆迟钝还是众人过于清醒,除了冰炎外,别人都似是没听到一般,该什么样儿还什么样儿。

“哎哟喂——”冰炎扭动着腰肢再次晃到了昼潜身旁,柔若无骨地往他身上一靠,抬起手来用一根手指托住了他的下巴,娇嗔 道,“那也得有个本事不是?女子啊,便应当有个女子的模样,如若不然啊,纵是成天跟着男子一起,也撩不到的!”

“你——”

姬忘忆想要骂人的话还未说完,赤潋便也出声打断道:“便是撩得到,亦只是落得个称兄道弟,被当成男人了!”

“二位小姐姐——”眼见着姬忘忆的脸越涨越红,仿若一颗番茄渐渐紫成了樱桃,昼潜眼珠一转,连忙转身背对着她,面向冰炎和赤潋,笑道,“这当务之急怕是我们要进玄庭,可不是与这小丫头斗嘴啊!”

“昼潜你——”

“你先闭嘴!”涅槃往前一步狠狠地打断了姬忘忆再次要骂出口的话,道,“你没看出来他是在帮你?那姐妹二人可不会因着看上臭小子而对你手下留情,难不成你也有把握将以一敌二?”

林安烈也走上前来,笑眯眯的柔声也开口道:“涅槃前辈,姬姑娘的心思咱们都懂,说话冲了些也是可以理解的,您还是不要生她气了吧!”

虽说这话中亦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姬忘忆却觉得竟是如此的顺耳中听,便摊了摊双手,总算选择了“忍气吞声”。

涅槃本还有一肚子的话预备怼一怼这个盛气凌人的猎妖人,却又不忍驳了林安烈的这份好心,便也息了息怒,不再与个小丫头片子计较,转而继续看着尚在斡旋的昼潜。

冰炎和赤潋倒是并未多加什么刁难,只是齐刷刷地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白了姬忘忆一眼,跟着就走到了浮空栈桥跟前,互视了彼此一眼,二人合掌一击催动仙术,之前凭空消失的浮空栈桥便又凭空出现了,只是较之方才不同的是,多出了一道合着的大门。

互揽腰身再催仙术,姐妹二人才将大门推开的一瞬间,竟双双脸色煞白如纸,浑身颤抖得如同落进了冰窟窿。

就在昼潜等人还不知发生了何事时,随着一道刺眼的光过后,一道瘦长的人影便自浮空栈桥的门内,缓缓晃到了门口,双手揣在袍袖里,笑得比云清钰还要生畜无害,甚至可以说是天真无邪,而这些皆要归功于他那张天生的娃娃脸,毕竟,任谁看到一个双颊微带着些婴儿肥,眉眼尽是未完全褪尽稚气又皮肤白皙,二眸子湛蓝如海的男子,都会觉得是无伤的,然,却又有多少人晓得,无论女子还是男子,但凡生得皮囊太过于好看的,都是可能拥有着极为意外可怕的灵魂的。

“这是——”

未待昼潜疑惑的话说出口,冰炎和赤潋便在他面前双双倒了地,且二人腹部,皆被洞穿出一个圆形的伤口,正在往外涌着汩汩的鲜血和滚滚的仙气。

闪身过去一手一人将她们抱了回来,昼潜浑身上下陡然涌起了大量仙力,一双赤红色的眸子里也再度泛起了杀气,狠狠地盯着来人。

“你们姐妹二人莫不是花痴犯得脑子都坏了么?”来人用一种稚嫩好听的声音冷冷地说道,“这玄庭将你二人放于此,是守着这入口不得外人随便入内的,怎的还要将个外人放进来不成?”

眼见昼潜幻出离魂长软剑便要往上冲,冰炎抬起一只染了血的手扯住了他的袖角,虚弱地说道:“他、他是坎、坎宗宗主,花、花落影,你、你不是他的对手的!”

赤潋也跟着气若游丝地说道:“你们快走,我、我们来拖住他——”

早已牵出灵丝开始替她们二人修补伤口的林安烈抬头看了一眼仍旧笑眯眯的花落影,道:“二位小姐姐不必担心,只管安心疗伤就好。”

看了她们一眼,花落影揣于袍袖里的双手微微抖动了一两个,道:“既是守门失职,那便以死谢罪吧!”

然,他的速度是极快的,抽出离魂剑的时候甚至姬忘忆和林安烈都未瞧得真切,昼潜却已闪身冲了过去,手中那柄黑色的离魂长软剑亦是瞬间便缠了上去。

“这个白痴——”涅槃实在看不下去了,托住了额头低声骂道,“居然还是这般冲动!”

若不是他的一只小手死死地握住姬忘忆的手腕不让她动弹半步,指定又多了一个冲上去的人。

“你们不必担心!”昼潜与花落影僵持着,嘴角露出邪邪一笑,高声道,“安烈,二位小姐姐的伤就交给你了!”

没有一丝停歇正不停以灵丝修补着冰炎和赤潋仍在不停往外散气的伤口,林安烈坚定地回答道:“阿潜,你安心一战便是,这边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