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八十八章 干戈玉帛

试问这世间的女子大抵上都是喜欢被男子夸奖的,更何况是容一男这种风度翩翩又容貌出众的男子。

所以,姬忘忆的心本能地漏跳了一拍,一张粉红色的小脸儿再次“腾”的红了起来,连瞬间都未忍住,就“噗”的破涕为笑出声了。

“容兄,方才我那般冲动,还与容姑娘大打出手,实不应当。”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她害羞地垂着头,小声地说道,“能否请你们,莫要同我一般见识才好。”

容一男本就未真的动气,只是想借机宣示一下自己身为容家家主的主权,还要打压一下自家小妹的刁钻(小生)格和浮躁的脾气,然,看着眼前这个可爱姑娘的娇羞模样,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竟被轻轻地触了一下,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去将姬忘忆揽进了怀中,轻轻地抱了抱。

“哥——”容易舒被眼前的一幕感染到了,整个人的气焰都沉了下去,可爱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指了指众人,委屈巴巴地解释道,“我承认看到这个臭剑仙就气不打一处来,说话是过分了些,但,我亦是因着着急嘛!你看看他们几个人,虽说修为皆是不低,却各有各的问题,咱们家的御风之术又要求极高,就你这般教下去,怕是很难习得的!”

露出一个颇为欣赏且不可思议的表情,容一男坐到桌边,随手拿起涅槃未吃的一根甜杆,一边优雅地啃着青翠的皮,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难得我家小妹儿能有这般见地,且来说说,你看出哪些问题了?”

慢慢走到桌边,坐下来自茶盘中取了只茶杯倒了杯水,容易舒小心翼翼地呼了呼腾腾的热气,美美地呷上一口,才缓缓说道:“先说这个姬姑娘吧,她呢,身为女子身份却是猎妖人,仙力自是犀利霸道的,但,不知是否她学艺不精,对于自身仙力尚有些驾驭不了的感觉;再说那个林公子吧,他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男(小生)牵丝师,不过,那都不重要,问题是他的仙力较之姬姑娘又过于阴柔了些,就算聚得了风,亦御不得,便是聚得御得,那风亦托不得人,托得亦绝无携人入风眼进浮生渡的可能。”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了几下,好生的反复深呼吸,又随便喝空了整整一杯茶。

她这边是说得轻松,被点名的二人却是双双沮丧着一张脸,垂头丧气着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明眸滚动,眼神在昼潜身上反复骨碌了几番,容一男才耐不住(小生)子,饶有兴趣地指着他说道:“那他呢?”

“昂?”被问得喝茶都烫了嘴唇,容易舒放下茶杯,才满脸纠结地说道:“这家伙的情况真的很特殊,明明就是个臭剑仙,但,衣服又跟别人剑仙不一样,再说仙力的话,就更奇怪了。”

“哪里奇怪了?”容一男将一只手肘抵在桌上,手托脑袋,笑盈盈地继续问道。

“一般来说,剑仙的仙力都很强大却相对内敛,绝不会霸气冲天,而且,剑仙的仙力都很纯粹且正气十足的,但,昼潜的仙力却不一样,毫无规律可言到几乎是横冲直撞的,而且——”

说到这里,容易舒突然就停了下来,看上去一脸的犹豫不决。

“而且什么?”容一男的心里本就有了底,听她这么一说,算是落下了实锤,追问道,“说下去。”

“而且,他的仙力很邪,邪到极其强大,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从未见过这种仙力,更没见过他这种剑仙。”

说完这句话之后,容易舒居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像是内心经历了一番狂风暴寸一般。

就在众人本以为容一男会就此事做出一番结案陈词,然,他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吐出最后一口甜杆的残渣,跟着站身来,轻轻拍打了几下身上的衣服,竟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了。

“这是——”“怎的——”“容兄——”

众人面面相觑,甚至连涅槃都错愕地站了起来,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应当说些什么。

“看什么看?”正在偷偷吃茶果的容易舒发现众人将目光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不满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含糊不清地说道,“他走了,又不关我的事。”

气氛又再次凝重了下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同样沉默的表情,昼潜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时间不早了,容家怕是快要开饭了吧?”

容易舒听完这句话微微一怔,跟着就收到了他求助的目光,便轻咳了两声,道:“嗯,应是差不多了,不如咱们先休息吃饭,如何?”

“但——”

姬忘忆是没看到昼潜的眼神的,似是有些不解地开了口。

“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只是她的话未能说完,林安烈的手就按到了她的肩膀上,并对着她微微地摇了摇头。

强行咽下了之前要说的话,姬忘忆点了点头,小声地试探着对昼潜说道:“那你呢?”

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昼潜抻了抻胳膊腿儿,故作轻松地说道:“我想再练一会儿,行吗?”

“那,你练好了记得吃饭!”

说完这句话,姬忘忆就跟在了已先后离开的众人身后走出了房间。她的泪水含在眼眶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只知道现在的他为了那个被关在浮生渡中的男人忧心伤神,若不是那结界横在当中,纵前路是刀山火海,亦无人能阻拦他去救那个人的脚步。

走到门口的容易舒回过头来,看到昼潜还在拼命地练习着御风之术,她咬了咬下唇,重新折回了回去,道:“若是你想成功御风,就得放下心头那点子浮躁,那点子急不可耐,我不知那莫家二公子于你有何恩情,反正,你要是如此执着地救他心切,我容家这讲究内心平和随风而动的术法,你是不可能学会的。”

“容姑娘,你可否帮帮我?”昼潜的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略显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真搞不懂,那个莫家二公子到底做了些什么,能让你连命都可以不要跑来这玄庭,连尊严都能不顾的低三下四地救我一个女人?”容易舒满脸疑惑地问道。

“因为,莫亦凡曾在凡尘里,不止一次地为了救我而豁出(小生)命。”昼潜沉声道。

“剑仙竟能为了个凡人做到这般地步?”容易舒显然不太相信,反问道,“那你又是如何做的剑仙?”

“就是为了救我——”昼潜昂起头来,望着窗外渐渐沉下来的暮色,道,“他用了那剑仙的禁术,将仙力渡给了我,亦是因此他才会被抓回来,如你所知,他就要被处死了,我怎能由着自己在此处浪费时间,我不不想亏欠他,更不想被旁人指责忘恩负义,最重要的是,我不想他死!”

“蠢货——”容易舒无奈地托了托额头,道,“原来这世上还真就还这样的蠢货。”

说罢,她就将自腰间取下一枚半块的玉佩塞进了昼潜的手中,之后就摇了摇头跑着离开了。

摊开手看着安静地躺在掌心的半块玉佩,昼潜的心突然就变得很乱,不知怎的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涌入了脑海中,一些完全未曾经历过的画面似是记忆一般飞速地交替闪现着。

“这是怎的一回事?”

昼潜想要看清那些零碎的画面,却感觉越是拼命想看头就越是疼得厉害,终于,他的眼前一黑,就重重地栽倒了下去,在失去意识前他还在拼命地握紧手,似是生怕那半块玉佩丢失了一般。

浮生渡?议事厅内——

八大宗门的宗主分别排坐在厅内两侧的红木椅上,有的手中托着茶杯,有的手中捏着茶果,有的手中捧着竹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漠然的表情。

盖上了茶碗儿的盖子,乾宗宗主楚沧云双手随意地搭在椅子把手上,声音浑厚地说道:“坎宗宗主花落影,你可有什么要讲?”

正捏着一颗红艳的樱桃往口中送,花落影疑惑地问道:“楚宗主,瞅您这架势莫不是这齐聚了八大宗门的宗主到议事厅的圣景,竟是为了我么?”

“你小子少阴阳怪气地顾左右而言他——”兑宗宗主程汐不耐烦地开口道,“你做了什么坏事速速讲来,免得耽误大家的时间。”

“哦——”故作乖巧地点了点头,花落影掸了掸袍袖上沾了的灰,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既没做什么坏事,便无话可讲了。”

巽宗宗主洛佰川将手中的竹简重重地扔在桌上,质问道:“那老夫问你,之前凡尘来人,你是否未领命便擅自去迎战?”

“是!”花落影继续吃着樱桃,如实回答道。

“那以你的修为,不过一介凡人,为何又能自你手中全身而退呢?”洛佰川倏地站起身来,指着他高声问道。

脸上的表情由微笑转为了错愕,花落影吐出了一颗樱桃核,做作地反问道:“怎的,那家伙竟没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