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八十六章 迷团重重

虽是没听到答案,但,戚雷脸上的表情就早已出卖了他,心思通透如同秦潋又岂会看不出来。

随手拿出腰间别着的丝帕递给他,秦潋一边替他斟满了酒,一边笑道:“哈哈,你不必如此为难,更无需回答,我懂的。”

“我——”

戚雷接过了带着她体温且体香沁人的丝帕,小心翼翼地沾了沾嘴角的酒液,又赶紧放回桌上,紧张地想要辩解什么。

重新将丝帕收回腰间,秦潋夹起一块**酿鸭子放在了他的盘中,继续说道:”你晓得的,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是非多的闲话就多,所以说,你与莫二公子的往事,我老早就晓得,那会儿莫二公子还流落在外没被莫家寻回。”

既然人家全都晓得,那戚雷也应当便隐瞒,喝了口酒道:“嗯,确是如此,当时我与他还是小孩子,流浪在游魂里。”

“很好——”秦潋也执起杯来对他举了举,也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戚副宗主这般痛快,那接下来的话,我便直说了哦!”

“您请讲。”

礼貌地点了点头,夹起盘中那块**酿鸭子放进了嘴里,戚雷一边吃一边等着接下来的话。

满意地挑了挑眉眼,秦潋捋了捋不经意间散在额间的碎发,道:“想来你这剑仙亦当了多年,对那无极阁所定的秘典应是了解不少,以莫二公子所犯之事,当以何罪论?”

吞下口中的食物,再次端起了酒杯,轻轻地咂了一口酒,思虑了片刻,才缓缓说道:“他所犯之事,大抵要定罪为渎职、失格,还有逾期未归亦不上报。”

“嗯——”表示欣赏地舔了舔嘴唇,秦潋露出了一个甜美又亲切的笑容,道,“与无无极阁所判之罪一模一样,那,这些罪罗列起来又该如何处罚呢?”

“......”

戚雷被问得心头一紧,不知她这般问的用意何在,只得将手中的酒杯一扬,把满杯的酒全部折进了口中,含着缓缓下咽的同时,脑海里也在思考着该如何作答。

其实,这件事并非秦潋方才问及予他提了个醒,而是自打莫亦凡被送进两仪殿的天牢殿那天起,这个问题就一直纠缠着他。

莫亦凡犯的罪看似不小,但,细细想来于震宗也好,于无极阁也罢,更是于整个玄庭来说并没有什么大损失,真要惩罚起来再如何重亦不应处以极刑,他始终也想不通为何会判这么重。

见他语塞,泰潋轻轻地用筷子敲了敲酒杯,打断了他的思绪,并抱以灿烂的微笑,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他一时失神的失礼行为。

“不好意思——”戚雷听到了敲击声,立马恢复了意识,满脸谦意地说道,“方才失礼了。”

“没事儿——”秦潋大方地摇了摇头,道,“我倒是欣赏你这种直接的反应,总好过跟我顾左右而言他的强。”

越发弄不懂她的用意,戚雷只得再次保持了沉默,眸子里尽是询问的目光。

秦潋本就无意刁难,弯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口中含着一朵油炸南瓜花,道:“我这个人呢,凡事儿都喜欢刨根问底,这件事儿我就不信你真就丝毫未觉,真就没发现个中的一点儿蹊跷!”

被一下子戳中了心事,戚雷再度尴尬地呛了酒,想说的话被冰冷的酒液堵在了喉头,吞不下去却也说不出来。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秦潋对眼前这个男人在心中又重新有了个定义。

从前,传闻中的震宗副宗主戚雷,那是与震宗素来距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门风格格不入的一个厉害角色,行动如风,热烈如火,既心狠又手辣,凡是犯在他手下的无论是化妖还是犯了错需要缉拿的剑仙,每一个提及他都会吓得魂飞魄散一般,甚至连听到他的都要抖上三抖。

照理说,这号人物多数头脑简单,武力强劲,(小生)格就算不够冲动亦是果断干脆的。

然,想到这里,秦潋再次打量起眼前这个脸上变颜变色,眼神忽明忽灭,分明一肚子话却愣是憋着一个字儿不说的男人,不禁心中感叹,传闻果然是不能尽信的!

无奈地翻了翻眼睛,她大大地打了个哈欠,道:“我这么说吧,莫二公子所犯之罪较重不假,但,纵使三罪并罚亦不过是革除其现任职务以观后效,最重了也就是革除剑仙资格,再不济就是逐出浮生渡贬为庶人,但,无论如何都不应似现在这般竟被关入天牢殿,不日还将被拉去行刑殿处死,这种事儿,旁人我不晓得,反正做了宗主这些年,我是从未见到过的!”

“你竟也这般觉得。”

戚雷握着酒杯的手在不住地颤抖着,说话的声调似是也随之忽高忽低的。

肯定且郑重地点了点头,秦潋温暖的手掌覆在了他的手上替他稳住了酒杯,突然语气凝重表情严肃地说道:“我认为,这件事并没有表面看上去这般简单,反倒有一股阴谋重重的味道。”

“阴谋?”戚雷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我指的是,这是一场人为的,早已预谋好的局。”

秦潋放开了他的手,重新坐直了身体,捞起了自己的酒杯,说话的声音也随之压低了下来。

“不,秦宗主,您不可这般揣度,这——”

戚雷的话再次被秦潋打断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戚副宗主,我觉得这件事背后可是很危险的,而且女人的直觉素来很准的。”

“但是——”

戚雷的话还未能全部说出口,秦潋竟突然站起身来,腰身一扭就是转过了他的怀中,并顺势坐到他的大腿上,一只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轻轻点在了他的唇上,将自己的嘴唇凑到了他的耳畔。

“嘘,有人来了。”对才要挣扎的戚雷使了一个眼神,秦潋小声地说道。

果然,在她才做完这一系列行为之后,一个丁字辈打扮的小剑仙就风风火火地跑进了花厅,一见他们这副样子,吓得连忙跪在地上,深深地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乍坐微惊地自戚雷腿上站起来,秦潋红裙一展坐在了之前的座位上,温柔地说道:“怎的这么慌里慌张,起来讲话。”

得令而起,小剑仙仍旧低着头,紧张地说道:“方才无极阁来了令,各宗宗主即刻汇集有要事相商。”

“知道了。”淡淡地摆了摆手,秦潋就打发了小剑仙离开,之后站起身来,道,“戚副宗主,我方才说的话还望你回去仔细想想,我呢,要去议事了,您就自便吧!”

说罢,她竟头亦不回地转身离开了花厅,只留下戚雷一个人仍旧傻傻地坐在原处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连自己是如何走出的艮宗,又是怎的回到了震宗都不记得了。

容家大宅——

“你这个笨蛋——”容易舒手中持着一柄竹剑,一边“啪啪啪”地敲击着墙壁,一边高声地骂道,“都说了御风需得巧施仙力,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只用蛮力,难不成你的仙力不成,只凭着一股傻劲么?”

被骂的昼潜脸上“腾”的一红,方才团于掌心中的一点点风再一次化为了乌有。

“不是告诉你了,精神要集中,精神要集中,我不过出了一点点声音,你便前功尽弃了!”容易舒手上的竹剑“咚”的一声重重地砸在了他的头上,再次高声骂道,“看来你真的不适合我家的术法,我劝你别再浪费时间了。”

昼潜心中被骂得憋屈难受,但,为了能救到莫亦凡,他就感觉自己什么都能忍,什么话都能听。

“对不起——”重新催动起仙力,他轻声道,“我会更小心些的。”

“不是说了,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快点儿滚吧!”容易舒似是逮住了这个机会 ,用更为强烈且难听的话骂道,“就凭你这点子修为亦想去那浮生渡救人,我看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倒不如直接去那些跟你一样臭剑仙说,你要陪着那个家伙一起去死更容易些。”

“你说够了没有啊!”姬忘忆终于听不下去了,甩开手里团着的风,冲过去抓住了再劈向昼潜脑袋的竹剑,厉声道,“教就好生的教嘛,骂几句就算了,怎的还没完没了,还有啊,我看容兄这般温文尔雅,待有亲切又礼数周全,你俩难不成不是一个爹娘生的,为何你竟这般粗鲁,骂人就算了,还要动手打人!”

用力抽了几下,发现竹剑仍死死地被她握在手中,容易舒深吸了一口气,扁着嘴巴道:“我打他骂他,(干)你何事?”

“自是(干)我的事!”一把甩开了手里的竹剑,姬忘忆仍旧挡在她与昼潜之间,冷冷地说道,“他是我朋友,我不准你这般对他!”

一侧嘴角微微一扬,容易舒指了指她身后的昼潜,阴阳怪气地说道:“你好生的奇怪,分明猎妖人与剑仙应是不共戴天的,怎的看你这般维护他,倒似是水(乳)交融了一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