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七十六章 诡异花糕

昼潜、林安烈和姬忘忆听了涅槃的话,皆拍打了几下脸颊,打起了精神,昼潜更是拉上了林安烈去洗了一把脸才与姬忘忆一起重新回到了屋内。

老婆婆不知是否也知晓他们的心事,老早便备好了香气四溢的茶和甜味芬芳的花糕,仍旧一副慈祥和蔼的笑容,坐在桌边似是等待远归的儿孙一般,让人看一眼便会觉得温暖。

再次围坐到桌边,之前那因着尊严受损的阴霾已是一扫而空,昼潜托起茶杯,轻轻用杯盖拨了拨浮在茶面的茶叶,又呼了呼袅袅香气,微呷一口只感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新顺着口腔一路往下扩散到胃里,又返上一重甘甜来。

“好香的茶啊!”他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端着茶杯低头欣赏了片刻,林安烈也跟着呷了一口,闭上眼睛回味了片刻,柔声道:“看这落底的茶叶,底儿嫩均匀成朵,色泽鲜绿而润,汤色清澈且亮,滋味更是鲜爽,再加上这清高的香气,与这如同雀舌的形状,老婆婆,您这可是产自那湄潭的上好的雀舌茶啊!”

他这一番话说得坐在一旁的姬忘忆简直是目瞪口呆,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茶杯,吹了吹又喝了一口,虽说咂摸着滋味确是不错,只可惜自幼比起读些个无聊的书籍都不及与外公一起习武修术来得痛快,便是再好亦喝不出什么门道来。

没人接话好不尴尬的林安烈将目光投向了昼潜,却发现他只是低着头,盯着手中的茶杯,一动不动如同雕塑似地坐着,神情薄淡如同心中毫无波澜,似是既没有要提问的打算,亦没有要聊天的(谷欠)望。

将目光在三人间来回游走了许久,涅槃终是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无奈地叹道:“你们三个各怀鬼胎的小崽子,若是只这样便乱了阵脚,老夫倒是劝你们早早回去罢,莫待到想救的人未能救成,反倒累了不相干的旁人。”

这话若是换了之前来说,昼潜只怕这会儿必然要跳起脚来不满地反驳,然,这会儿的他却仍旧保持着那副模样,无话亦无动作,呆呆地坐着捧着茶杯,看个不停,似是要将那杯底看穿,再从穿了洞里看出什么门道来一般。

跳下椅子走到他身边,涅槃疑惑地自下而上昂望着他的脸,有些想不明白,毕竟,以自己的了解,他理应不是那种稍微遇些挫折便会垂头丧气,甚至是一蹶不振的人,那他现下这般模样,究竟所为何事?

“呃——”

终于回过神来的昼潜被首先映入眼帘的,近在咫尺的好看的孩童的脸惊得好险没往后缩身掉落椅子,一瞬之间,他那张白皙的脸亦因着惊愕而通红一片。

稳了稳身形的同时,又稳了稳身形,昼潜闭上眼睛反复深呼吸了几次,待睁开眼睛时发现涅槃仍在眼前,才不得不试探着问道:“前辈,您可是有事么?”

并未理会他的问题,涅槃只是站直了之前还有些微弯的腰身,又往上伸了伸脖子,再次拉近了才拉开的距离,目光直直(逼)视着那双赤红色的眸仁,直到看到了一抹熟悉的波浪与坚韧,才放下心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托着自己的茶杯回到了椅子上坐好。

一直未开口的老婆婆见桌上的气氛总算是不再紧绷着了,便伸手摸了摸早已凉透大半的茶壶,执起来站起身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不仅沏了一壶热气腾腾的新茶,手中还多出一个盛了些颜色鲜艳蘸料的古香古色的檀木托盘。

回到桌边,一一将个个空空如也的茶杯添满,她又拿起了竹夹将一直未曾被人动过的花糕逐个儿夹起来,并分放到众人跟前的空茶盘里,之后就坐回了椅子上,仍旧是一语不发地微笑着看着大家。

低头看了看茶盘里颜色各异却都很漂亮精致的花糕,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许久之后,才纷纷将其捞起捏在手中,送到口边咬了一口。

“嗯——”姬忘忆突然大声地惊呼道,“我、我还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花糕呢!”

说罢,她又大大地咬了一口手中的花糕,仔仔细细地品嚼了起来,还一边嚼,一边啧啧称赞着连连点头。

她这般表现并非浮夸,而是真真儿觉得手中这点心美味至极——

那小小的一口,虽说馥郁芳香却又不会过于浓烈冲人,虽说醇香绵甜却又不会显得腻口厚重,清爽之中又略带一丝丝细细的甘苦,轻轻地咀嚼几下,登时就会有一种朵朵鲜花绽放在舌尖之上的感觉,好似嘴里瞬间筑起了一座百花盛放的花园,正沐浴在一场美妙的春风和煦之中。

就此等美好的体验,任谁都会如此时此刻的姬忘忆一般,情不自禁的半闭杏眸,流露出一副陶醉的可爱模样。

然,林安烈却没她这般感受,方才那咬下的一小口花糕起初甜至心坎,却随着慢慢融化的过程愈发的苦了起来。

他素来都是有些畏苦的,特别是几年前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便犹为畏得厉害了起来。

那是一次他上山采珍被一条蛇咬伤,昼潜替他医治时说虽是那蛇无毒,亦是野生之物,还是小心点比较好,不仅将那蛇剥皮熬羹,还把蛇胆给剜了出来。

当时的林安烈从未生食过蛇胆,未待昼潜将调好的药酒拿来予他送服,便放于口中合牙一咬,结果,浓烈的胆汁爆满口中,那可真真儿是苦到令人怀疑人生的滋味。

而现下他手中的这块花糕,若是一定要形容的话,只怕与那咬破的蛇胆相比,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左顾右盼了几番下来,最终,林安烈还是打消了要将口中残余花糕吐出来的想法,毕竟,这是老婆婆亲手做的,又亲手给自己的,便是不美味,亦是她的一番好意,怎能因着自己不喜爱便辜负了呢?

故,他把心一横,胡乱地嚼了几口之后,就将大块的未碎的花糕囫囵着吞了下去,跟着为了冲淡那苦涩到令人倒胃的味道,猛灌了好几杯茶水。

这一回倒是昼潜最为特殊,表现得极其淡定自若,吃着花糕既没有露出姬忘忆一般美味到惊艳的享受神态,亦不见林安烈那副难以下咽的为难神情,有的只是如初见他一般时的一脸漠然,就好像手中拿着的口中吃的并非精致的花糕,而是寡淡无味的白面馒头。

其实,并非手中那块翠**滴的荷叶状的糕饼味道不好,只是这种点心莫亦凡曾于凡尘费心思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做过,虽说味道和样子皆不如现在这块,却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花糕。

一想到莫亦凡那张倔强又悲怆的脸,昼潜的心又开始微微作痛起来,为了不让旁人看出心思,他只得将剩余的花糕整个扔进口中,糊弄着嚼了几口吞下去,端起茶杯假模假式地缓缓喝着茶,平复着情绪。

他们三个的表情落在老婆婆的眼中,倒似是与她意料之中的一般无二,于是,她将目光落在了一脸茫然盯着手中花糕的涅槃。

“怎的了,是不合口味,还是有什么旁的感受?”她呼了呼茶杯上的热气,语气温和地问道。

“啊——”之前一直神游的涅槃被这么一问,立刻回过神来,微微地摇了摇头,道,“没、没什么,只是觉得这糕有些酸呢!”

“不应是苦的么?”林安烈听到他的话,不禁脱口反驳道,“还特别的苦!”

“胡说!”姬忘忆更是瞪圆了杏眼,不满道,“这分明是又甜又香又好吃,怎的到了你们口中倒成了又酸又苦,莫非你俩便是那传说中的舌盲症?”

“才没有。”低下头去小声地嘀咕着,林安烈扁着嘴道,“根本就是苦得难以下咽才是!”

“不,安烈,应是酸的才对!”涅槃摇了摇头,道,“对,是酸!”

三个人虽说声音不大,却是争执不断,暗戳戳的你一句我一句,谁都认为自己是对的,且谁都不肯相信对方说的是真的。

最终,所有的人,将目光集中到了昼潜的身上,每一双眼睛里都透着希望被他认可的光。

挑着眉眼尴尬地看了看大家,昼潜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茶杯,反复舔了舔嘴唇,咂摸了几下口中滋味,深吸了一口气,道:“这花糕既不苦亦不酸,却也不甜,若是一定要说,口感很好,味道也算清新,许是我才是舌盲症吧!”

一一扫过了众人失望的脸,老婆婆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道:“既是你们四个便有四种味道,那你们觉得谁才是真正尝出味道的人呢?”

其实想来,这个问题还真算得上是刁钻的,毕竟,以她的口气来看,桌上的这些花糕虽说造型颜色各异,却是味道相同的,与其说是在让众人品鉴味道,倒不如说是在考验他们彼此的信任究竟有深。

似是先领会了她的用意,林安烈将目光投向了昼潜,坚定地说道:“许是我近来有些火气,便是吃什么亦是苦的,所以,我相信阿潜说的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