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六十七章 目的之地

守界,人如其名,亦如姬忘忆所想,他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人。

若是一定要论起来,他算是这迷之狭间自个儿在长长岁月里生出来的仙,严格来讲,他是这迷之狭间的精魄,而这迷之狭间则是他的本体。

然,此时此刻的姬忘忆却管不了这老些许多,她只是有些担心,这个家伙会不会把自己心中所盼而形成的心魔幻象里的事儿说出来,比如她与那里的“昼潜”成亲,孕子,还有亲吻!

守界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薄唇仍未离开她的耳畔,甚至贴住了她的耳廓,呵气道:“放心吧,我的娘子,那一切皆是咱俩的秘密,便是那涅槃老儿亦只是皮毛而不知其里,只要你不让我说,我便让它烂在肚子里,更何况,只属于我的‘闺房乐事’,我又怎的能说出来与旁人分享?”

“去你的——”

在他的双唇自耳廓落在自己脸颊上的一瞬间,姬忘忆一把将他推出老远,脸红着飞速跑到了昼潜身后,只自他肩膀处探出半颗脑袋,脸上的表情既羞涩又尴尬。

昼潜有些闹不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抓了抓头发,看向了林安烈,却发现对方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便放弃了开口询问的念头。

倒是林安烈收起了往日里温柔谦和的模样,冷冷地开口道:“这位兄台,想必您就是这迷之狭间的掌控者,那玄庭的看门狗吧!”

许是从未想过他会说出这等有失礼貌且生硬的话,昼潜连忙扯了他一把,并用一种询问的眼神试图阻止他。

只可惜,这会儿的林安烈不知还是不是那个“林安烈”,非但不顾他的话,还轻轻地拂开他的手,往前两步走,站到了守界的跟前,周身上下都被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有条不紊飞舞的灵丝包裹着。

守界倒是一点儿也不在意他如此嚣张的态度,反而语带欣赏地点头说道:“嗯,在下守界,正是这迷之狭间的主人,若是严格来说,亦是你口中那玄庭的看门狗。”

隐隐感觉一股强烈的杀意自他眼中一闪即逝,连忙再次更用力地扯住了林安烈,并狠狠地掐了他的手腕一下,道:“够了!”

手腕吃痛的林安烈微微蹙了一下眉头,乖乖退回到他身后,轻声道:“阿潜,他很厉害!”

在身后一人一踹将他们两个打自己面前踹开,涅槃倒背着一双小手,翻着大白眼,晃晃荡荡地来到了守界跟前,微微弓了弓身子,懒洋洋地说道:“守界仙君,您这是动的哪门子气啊,不过一个不懂事儿的小孩子,难不成还真要杀了么?”

阴恻恻地勾起一侧嘴角笑了笑,守界收起了才掬在手中的仙力,也弓了弓身子,道:“哼,若不是你与那云清钰求我,就这几个小毛孩子,我还犯得着动用幻术,直接困死在这儿不就得了,只不过,现在下里我倒是有些舍不得了!”

说着,他将一抹意味深长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姬忘忆的身上。

下意识地抓住了昼潜的手臂,整个人缩在他的身后,这一回的姬忘忆却是连头都不敢露的。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守界的心中更是不免生出丝丝甜来。

化出仙身至今,他亦算见过不少猎妖人,其中也不乏有许多可爱的姑娘,但,像眼前这个如此对他胃口的却委实是头一个,只可惜,便是如此亦无大用,毕竟,这个姑娘从眼里到心底就只有那个银发赤瞳的少年一人,更可怜,那个少年的眼里有她,心里却没有。

“这位守界仙君——”昼潜拍了拍姬忘忆的手背以示安抚之后,沉声开口道,“若是您老人家真肯卖涅槃前辈与云清钰一个面子放我们离开的话,大恩昼潜定此生不忘,若是您不肯需要开打,那也请与昼潜单打独斗,不要伤了旁人。”

“挑单个儿?”

已许久不曾有人敢对自己如此无礼了,守界心中沉睡多年的斗志竟突然有了蠢蠢(谷欠)动之势,但,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滚滚泛起包裹他全身的仙力也随之降了下来,一丝不剩得仿佛从来都未泛起过。

“对!”昼潜虽感觉到他的杀意消失,却还是未敢放松警惕,继续说道,“您意下如何?”

冷哼了一声,守界好奇地问道:“给我一个只跟你打的理由!”

一只手拍在自己的胸口上,昼潜一丝一毫都未见退缩之间,反而自信满满地回答道:“因为,我是最强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两声大笑是涅槃和守界一起发出的,只见他们两个笑得皆弯下腰身捧住肚腹,似是眼角都挤出了泪来。

待了许久之后,涅槃才率先直起腰来,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就说,他很特别吧!”

“甚是,甚是——”守界也总算是收敛了笑意,揉了揉眼角,道,“当真有趣极,可爱极啊!”

被他们两个笑得一头雾水的昼潜、林安烈和姬忘忆则是愣愣地拄在原地,大眼瞪小眼着面面相觑,闹不明白他们两个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哪颗仙丹。

其实,这守界与涅槃、云清钰还真是颇有渊源的——

当初,若不是玄庭异动,涅槃助云清钰借此道遁走,只怕他难免要遭受处罚,而亦是因着此事,涅槃亦失去了曾经的一切,只得一直隐遁于凡尘,本是想着就在那清寮里与云清钰就伴,却不想玄庭有人执意要寻他,无奈之下,他只得四处游历,不敢安定下来,虽说有些颠沛流离,倒也落得个闲云野鹤逍遥自在。

但,就在他们两个借此通路逃往凡尘的时候,被这迷之狭间的心魔幻象困住,为了破强行离开,二人动用了极大的仙力,因着他们的仙力相互融合,在这里竟形成了另一股清奇才的灵力,而这股灵力愈聚愈多,最后居然还具象了出来,那个被具象出来的便是守界。

偶尔来这里小聚的时候,云清钰常常会打趣说自己和涅槃是守界的生身父母,他是父亲,涅槃是母亲,每每此时,守界总是微微一笑, 既不承认亦不否认。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迷之狭间里除了满满的灵力之外就没旁的东西,守界无聊之余的全部时间除了用来打坐,就是用来冥想,再剩下的便全部都用来修行,那修为是突飞猛进,久而久之也列了仙君之位,甚至在云清钰这个“生父”和涅槃这个“生母”之上。

“喂,阿潜——”林安烈用肩膀拱了拱昼潜,凑到他耳边低语道,“咱们是不是在这里待得太久了?”

被他的话说得浑身上下打了个激灵,昼潜才猛然意识到,似是真的在这个空间里耽搁太多时间了。

然,还未待他开口,凑在一起有来有往地聊得热火朝天且眉飞色舞的两个人突然就停了下来,个顶个儿露出严肃的表情,彼此深深看了对方一眼,跟着就扬起手来大手小手一击掌。

“这是——”

“小姑娘,谢谢你带给我的惊喜——”打断她话的是已然闪身在侧旁的守界,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扩散开来,低(口今)道,“无论如何,不要抛弃你喜欢那个人的心,不管往后会经历什么,那都是最美好的回忆,加油吧,美丽的猎妖人!”

说罢,他还在姬忘忆粉嫩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之后才带着满意又轻浮的笑容不见了,当然,随之不见的,还有这整个迷之狭间。

“到底发生了什么?”待双眼适应了那种从强光中换回自然光的感觉,昼潜环顾了一圈众人所有的,四处都是建筑的街道,疑惑地问道,“呃,前面那可是浮空栈桥?”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林安烈和姬忘忆双双露出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笑容,毕竟,在他们心里,还想着到了这悬浮的玄庭,没准连那什么宗门啊,什么四象宫,什么连接的浮空栈桥之类的东西在哪儿都寻不着,却赫然发现才一到步,竟直接被扔在了入口处。

“这算不是守界送给咱们的大礼?”林安烈笑眯眯地拍了拍姬忘忆,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又有些坏心眼儿的笑容,小声说道。

涅槃缓缓地扭着小腰身走了出来,扯住了差点儿没一步踏上浮空栈桥的昼潜,面色阴沉道:“许是这货被姬忘忆迷昏了头,这哪里是大礼,分明就是个坑!”

结果,他的话音尚未落地,那近在咫尺的浮空栈桥就消失了,而它方才出口所在的位置上,却赫赫然站着一对腰细如桥,唇红若血,身着一袭素白的剑仙衣,容貌生得一般无二的清丽女子。

“大家退后——”小小地身体挡在了林安烈和姬忘忆身前,涅槃撑开双臂,道,“昼潜,速速——”

然,他的那句“回来”还未说出口,方才与昼潜之间的地上就突然凭空拨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将这一人与三人分隔在了两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