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五十七章 剑亦有名

整个人失重的感觉并不好,想必没人会喜欢,自然,昼潜亦是不会喜欢的,故,才待自己开始下坠,他便努力地想要稳住身形。

然,他的想法很美好,现实却没能给他这个机会。

那鬼面山魈并非等闲,早已不知何时跳起,与他并行下坠,不待他稳得住身形提得起剑,就抡起了拳头对着他一顿猛砸了起来。

一下、两下、三下......

昼潜感觉它每将合握在一起的双拳砸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五脏六腑都好似要震得粉碎一般,他甚至都能听到因着硬碰硬而发出的骨骼之间的挤压发出的“吱嘎”声。

“轰”的一声巨响,一人一魈算是平安着陆了。只可惜,落了地上并未让昼潜更好过一些!

鬼面山魈并未停下,更是如疯如魔一般怔怔地将拳头往下砸去,昼潜仿佛变成了一块放在砧板上准备做成肉馅的牛肉,而那一双合在一起的兽手,就是那打肉的大锤,不将他锤砸成肉馅便誓不罢休。

云清钰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蹲下身去对着正往外呛咳着血的昼潜说道:“啧啧啧啧啧,看来你当真是朽木一块无法雕琢,经历了这么多还是只有空泛的一丝蛮力,连自个儿的离魂剑都弄不明白,哼,就凭你也想去玄庭?快别丢死人了,说不准儿你不去,那莫家二公子能死得痛快点儿。”

“咳——”尽管忍了又忍,昼潜含在喉头的那口血还是喷薄而出,若是说那鬼面山魈的巨拳打在身上很疼,那这些带着刺的话不是扎得他心疼,而是自他心里真炸开刺来穿破而出,疼得他几乎瞬间就要昏死过去。

鬼面山魈的咆哮声,云清钰的嘲笑声,环绕着昼潜,将口中残余的血吐干净,自始至终都不开口,脸上虽不见任何表情,眼神却渐渐凌厉了起来,不仅如此,他身上的衣服又再次泛起了隐隐的黑色,不,严谨地说,那是变了的颜色是被他疯狂散发出来的黑色仙气染成的。

“我不能输——”全身颤抖着,昼潜心里想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去救莫亦凡,这是我欠他的!”

努力地伸出手去,将掉落在一旁的叶片离魂剑吃力地抓在手中,自口中爆出一声怒喝之后,猛地挺身如同恶狼一般,双手一只握着剑柄,一只就那样直接握住了薄利的剑锋,打着横隔住了鬼面山魈的脖子,翻身就将它骑压在了身下,顾不得那薄如纸片的剑锋毫不费力地割进肉里,鲜血涂满了鬼面山魈那尖如钢针般的毛。

看着自己的鬼面山魈在他的手下无力地挣扎着,云清钰的脸上仍旧挂着笑容,站起身来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突然如同闪电一般出了手,将一掌就拍向了面目狰狞的昼潜的后心处,瞬间就把他自鬼面山魈的身上击飞了出去。

毫无防备的昼潜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再次腾飞起来,又再一次重重地摔在地上,翻滚数下才停了下来。

捂着胸口用叶片离魂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他用提剑的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狠狠地将口中的血沫啐在了地上,用一种极恶毒的目光看着笑眯眯地云清钰。

“怎的,嫌我出手太重?”云清钰轻轻地甩了甩自己之前劈掌的手,讪笑道,“难不成昼小兄弟忘了?打从一开始我就在跟你说,若你不尽全力,必将死于我手,看看现在的你自己,仍就拿着手中那根破铁与我这儿玩玩闹闹好生不自觉啊!”

“......”

昼潜还是一语不发,亦是纹丝不动,只是,不知从何时起,他身边流淌着的黑色仙气却愈发的浓烈了起来。

“你不必这般看我——”云清钰虽察觉到了异样,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说道,“我可是在很认真地与你决一死战的,你若连碰都碰不到我,我必定会将你置于死地!”

一侧嘴角高高上扬,昼潜的脸上挂着一丝奇怪的妖异的笑容,这种状态哪里是剑仙的模样,若是一定要说的话,那分明就是妖魔常见的模样。

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云清钰不着痕迹地捞了一丝那黑色的仙气掬在手中,感受了一下其中强劲又诡异的力量,心中莫名地升腾着一股特殊的想法,然,很快他便微微地摇了摇头,狠狠地否定了那种疯狂的猜测。

“不可能——”他暗自想道,“就算之前他险些妖化,亦不曾见哪个剑仙竟能有如此大的妖气,许是之前的妖化还未完全褪去吧,呃,你这是——”

打断他的思绪的不是任何人,亦不是什么话,而是昼潜此时的动作——

只见他将手中的叶片离魂剑剑尖向下用力地甩了下去,狠狠地将它插入了脚边的土地里,紧跟着双手均五指合拢,举到与脸颊平行的高度,铆足了力气向着自己的脸猛地抽了过去。

顿时,宁静的竹林里发出了“啪啪啪啪啪”的声音,他就那样左右开弓不停地扇着自己的嘴巴,力气之大大到才几轮过来嘴角便淌下了浓浓的血线。

并非昼潜失去了理智,亦不是被云清钰打到发了失心疯,而是他在努力地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将内心底对于方才发生的一切的恐惧压下去。

没错,他怕了,怕极了!

他从未想过一个人能这么强,强到深不可测,那种由内而外的压迫感,较之莫亦凡那个恐怖的兄长莫亦尘甚至都不差分毫,那次濒死的体验至今仍记忆犹新,任谁也不可能不后怕。

然,昼潜又在不停地反问着自己,怎的会怕成这副怂样?怎的就不会反击?怎的就能如此狼狈的抱头鼠窜?难道,自己想要去救莫亦凡的决心亦不过如此么?

“我究竟在干什么?”

他继续一下一下狂扇着自己,并不停地扪心自问。

“不要再打了——”一个好听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响在了他的耳边,与此同时一双温柔的手捧住了他的脸颊,道,“告诉我,昼潜,你在怕什么?”

怔怔地感觉自己打在了一双手上,昼潜停了下来,目光略显呆滞地看向了正近在咫尺地凝望着自己的这个之前才在无尽的竹牢里遇到的那个美艳的男子。

“你——”感觉脸颊火辣辣地疼着,他惊诧地问道,“为何会在这里?”

将他的脸又往近前拉了拉,美艳的男子一只手迅速下滑,尖细光洁的指甲掠过他的喉头落在了他的心口处,轻声道:“我在这儿。”

“你——”

昼潜不知自己究竟想说些什么,只感觉自己似是要被他那双闪着魅异光芒的异色双眸吸进去了。

伏在他的肩头,用自己冰凉的脸颊贴着他的,美艳的男子温柔地说道:“傻孩子,有我在,你是什么都不必怕的,更何况,你根本不怕,只是被未知的恐惧蒙了心智罢了。”

“我——”

昼潜之前浮躁不安的心瞬间就沉了下来,整个人都好似自那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正受着煎熬的齐天大圣,突然被人打开了炉盖拖出来丢进了天山冰池里,那种冷静到几近舒适的感觉好到令人窒息。

似是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美艳的男子满意地吻了吻他的脸颊之后,身影一闪就挡在了他身前,道:“感觉我的存在 ,看清你自己的内心,然后,大胆地说出我是谁!”

望着他那满头秀发和不动自响的坠在他纤细白皙如同嫩藕的脚踝上虎头银铃,昼潜感觉有一股力量自丹田处缓缓涌上了心头,并迅速蔓延全身。

深深的反复呼吸了几次,一个名字闪过了他的脑海,于是,自地上将叶片离魂剑提了起来,任凭自己黑色的带着妖气的仙力自掌心涌出缠绕上剑身。

“准备好了吗?”

美艳的男子好听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蚩尤,我们上!”

昼潜自信的笑容再次回到了脸上,将手中已然褪去之前叶片形状幻化成为通体幽黑泛着森森寒光犹如一条凶相毕露的长蛇般的长软离魂剑舞得猎猎作响。

鬼面山魈意识到敌人来袭,旋即飞身前扑直奔昼潜而去,却被蚩尤迎面按住了那如同蓝红相间面具的大脸,并往后一路推按,“嗖”的一声就重重摔倒在了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坑,激起了一片灰。

云清钰心中一凛,就看到昼潜已不知何时冲到了近前,下意识地横起手中的离魂剑,却看到一条黑色的长蛇直奔自己而来。

“当啷——”

虎口处传来的(酥)麻变成了疼,手中的离魂剑于半空中旋了几圈扎落在了身后,云清钰迅速往后退跳了几步将自己的剑拔出来重新握紧。

“咝——”

钻心的疼痛自虎口传遍全身,云清钰的眉头不禁一蹙,低头一看才发现方才那一下,虎口处竟被震得皮开肉绽,鲜血已涂满了整个剑柄。

再往下看,自己的衣摆亦被斩断了大半,只剩一点点布丝还连着,这么一来反倒比整片削掉看上去更加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