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五十三章 异界怪人

无尽的竹牢里没有日月交替,昼潜不晓得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他只感觉一次又一次的“凌迟”将他切割得体无完肤,浑身上下一丝力气都使不上,那心魔如同潮水一般一波一波地分裂出来,又一波一波地涌向自己,他打倒了一波又来了另一波,稍有不慎就会被它们咬上一口,连皮带肉痛若钻骨。

“已是十五波了。”

看着暂时空空如也的四周,昼潜伏趴在地上,满头大汗,浑身上下满是抓痕和咬痕,他没有动,心中默默地盘算着:只要不动任何负面情绪,这分裂的速度就会出现一定规律,大抵上是一柱香的时间,消灭那些鬼魅似的心魔之后,约莫有半盏茶的时间,都会相安无事,也就是说,若是想要冲出这无尽的竹牢,必定要抓住这段空当!

想到这里,昼潜猛地站起身来,想要再次试着打碎那竹壁,然,当他才扬起手来准备再次尝试向那坚如钢铁的竹壁上狠狠砸去的时候,一道灵光猛地掠过了他的脑海,让他原本高举的双手停在半空片刻又缓缓地落了下来。

之前十五波的心魔分裂之间的间歇,他都曾一遍遍尝试破坏这竹牢,但,没有一次是成功的,也就是说,单凭自己的这股蛮力就算再努力多少次也是无济于事的,若是真如云清钰所说,万一自己一个把持不住情绪失控崩溃,真变成了化妖,到那时候,别说莫亦凡没得救,便是自己这条小命儿都保不住了,岂不是太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他停止了一切动作,直接坐在地上开始冷静地思考了起来——

负面情绪一多,分裂的速度就会变快,分裂出来的心魔也会不断变多,分裂的频次也会增加,但,随着分裂出来的心魔的数量增加,这整个竹牢空间内的气场亦会跟着发生变化,换言之,若是能利用这种心魔的力量,不断暴发负面情绪,让心魔不断增加而不去消灭,最后这里会不会承受不住那么大的邪气而破碎坍塌呢?

若是硬碰硬走正道不行,那孤注一掷、剑走偏锋许是现下唯一可行的方法!

尽管从来都觉得自己不够聪明,但,昼潜却有一个相当双刃剑的特点,那就是阿瓷一直担心的——冲动!

所谓冲动是魔鬼,若是魔鬼的力量能帮助自己达成所愿,那自己又为何不能在不被魔鬼所控的范围内来利用它呢?

心魔分裂的“凌迟”又再次开始了,它没有给昼潜深思熟虑的时间,于是,昼潜也就不再多想,直接便将想法付诸到了行动之中,将多年积压在心中的所有苦闷、委屈及不安的情绪,全部宣泄了出来。

他不顾身体上的痛,发疯一样地跳起来,用平生最大的声音不断地嘶吼着,甚至发出的声音都不似人声,夹杂在嘶吼中的,还有他痛苦的哭喊,与毫无对象的谩骂。

随着他的这种情绪越发强烈,自他身体里分裂出来的各色心魔亦越发的多,很快便要将这整个竹牢都挤满了,与此同时,他出现了一种幻觉,那就是现在的自己,已无血肉可言,只是一具腐朽待尽的枯骨,还不肯就死地站在竹牢之中.....

阿瓷看着地上的昼潜不断往外散发着黑色的灵力,不禁看向了仍旧淡定自若的云清钰,小声地说道:“老板,他的这灵力看着不太对劲啊,是不是出手阻止他?”

随手捞了一丝灵气把团在手中,云清钰随即又将它们吹散,拍了拍手,道:“再等等”

伴随着一阵巨痛,昼潜吃力地睁开了眼睛,挣扎着坐直身体,轻轻地揉捏着自己僵硬胀痛的脖子,环顾着四周,纳闷地站了起来。

这是哪儿?他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问题,就是这一个,第二个便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第三个自己的伤又都到哪儿去了?

环顾四周,这里一片亮白,之前的无尽竹牢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脚下绵绵软软的云,还有四周微微徐徐的风,以及一眼望不到边的湛湛的蔚蓝。

突然感觉身后浮着一股强劲的灵气,往前疾驰几步拧脚转身,昼潜用一种极为警惕的目光盯着正悬浮在身后的家伙,并仔细打量了起来。

“你是谁?”他沉声问道。

自蔚蓝中缓缓现身而出的是一个极其妖娆美艳的男子,身着一袭苗族打扮,银制手镯与脚镯上坠着正清脆作响的银铃,长长的头发约莫齐腰般长,乌黑不夹杂一丝杂色,柔顺地披散着,一半微遮左侧脸颊,隐隐露出他一对一只幽紫一只绯橙的异色瞳仁,鼻尖小巧鼻梁高耸,人中长短宽窄恰到好处,一双薄唇红艳得如同泣了血。

若是说之前初见莫亦凡的时候,昼潜觉得惊为天人,那眼前这个略显飘忽的男子,便是更要惊艳几分。

然,心中的欣赏归欣赏,他却从未见过眼前这个人。

“我是谁么?”美艳的男子幽幽地开了口,声音凄楚地问道,“你竟忘了我了么?”

仍旧保持着警惕的姿势,昼潜疑惑的不停眨着眼睛,沉默着一语不发。

“你这反应迟钝的毛病,怕是永远也好不了了!”无奈地托了托额头,美艳的男子脸上露出了些许悲伤的神色,再次问道,“你几时才能记住,是我始终陪在你的身边,也是我才是真正了解你的人,更是我无论你遇到什么情况什么危险都会第一时间想要跳出来保护你!”

尽管对方说得非常诚恳,昼潜亦是觉得他不曾骗自己,但,无论如何回忆就是想不起身边几时曾有过如此出众的美男子。

“你许说得是真的吧——”他咬了咬下唇,似是生怕伤害了美艳男子一般,试探着说道,“可我当真不记得你了——”

一颗泪珠自美艳男子眼中溢了出来打断了接下去的话。

“你怎的这般无情——”美艳男子迅速抬起十指纤长的手将泪珠抹掉,收拾了一下悲伤的表情,疑惑地指了指昼潜的脚下,问道,“你还似从前那般厉害,只这样亦站得这般的稳!”

说罢,他还伸出手来指了指昼潜的脚下。

“嗯?”昼潜迷茫地看着他,完全弄不清楚状况地低下了头,紧跟着就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叫声,“啊————————”

脚下之前还是一片绵软洁白的云团,这会儿不知为何竟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他心里一慌身形不稳整个人就摔倒并开始疾速下坠。

“这,这是什么情况?”昼潜胡乱地想要在这毫无东西可抓的空中拽到些什么,口中亦是不停地惊叫,“啊————————”

“有趣——”美艳的男子分明也在下坠却坠得非常优雅,一边理着袍袖,一边笑道,“你竟能喊得如此大声,不愧是剑仙!”

侧过头去看着与自己平行的他,昼潜苦笑道:“我不是剑仙,从来都不是!”

“或许吧!”美艳的男子笑道,“但,你有没有想过,剑仙能飞需御剑才可,若你不是剑仙,是否可以摆脱他们故有的飞行方式,而是将自己的灵力聚集起来以便自己能在空中行动自如呢?”

“啊?”昼潜愣了愣,摇头道,“便是此等方法可行,我亦不得要领,更何况,我现下根本无法将灵力运用自如,我的仙骨尚未开启啊!”

“你的仙骨早已觉醒只是你不知罢了!”美艳的男子摊了摊双手,指了指他,道,“更何况,比起这般笨拙的开启,有些人老早就已替你做了不是?”

他的话让昼潜本就在空中下坠的感觉中更增加了几分云里雾里,他的仙骨何时觉醒的?而又是谁如此好心又那么有本事,在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竟能将他的仙骨开启了?

美艳的男子似是无意吊他的胃口,直接给出了答案,道:“之前你不是中了那莫亦尘的七星煞,却没有死不是么?”

点了点头,昼潜苦笑道:“死是未死,丢了半条命不说,还被他扒走了莫亦凡的仙骨,导致自己仙力尽失!”

“那莫亦尘是否还给了你当胸一剑?”美艳的男子又说道。

“嗯。”昼潜再次点了点头,道,“那又怎样?”

“我不知那家伙究竟是怎么想的——”右手抱住左手肘,左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下巴,美艳的男子思索了片刻,道,“许是他根本无意杀你,甚至希望你能去救他弟弟,才刻意以七星煞替你激发自身的仙骨,那样的话,即便将莫亦凡的仙骨扒走亦无所谓,反正,你的仙骨因着它已然觉醒了。”

“是这样么?”昼潜似是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那为何我还是感觉自己灵力不足?”

伸过手来重重地弹在他的额头上,美艳的男子扁了扁嘴巴,可爱地说道:“那自是因着你与旁人不同,有着更深一层的巨大潜力,想要发掘就得靠你自己,接下来,你会经过无数的云层,只有一层是你那无潜力所在,你必须得想法子停在那里,且要在你于此处落地之前,若是迟了的话,你即会变成化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