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四十五章 笃定信念

被制住的昼潜可从来都不是肯吃亏的主儿,虽说感觉自己被扣在背后的手臂几乎都要折断了,却还是腰部猛地发力一挺,想借着反鲤鱼打挺来制造翻身机会,好反擒住用膝盖抵着住背的人。

然,云清钰岂是等闲之辈,又怎能猜不到他会有此行动,才早便收回了抵着他的腿,整个人弓身后收,跟着就借着反抗这股子力量,钳着他手腕的手不松反翻,便出一记借力擒拿手将昼潜直接自床上拖拽下来重重拍在地上,跟着双膝一沉跨坐在他身上,将他被制住的手按在他头顶,俯下身去与他的脸对着对,目光阴冷且凶悍地(逼)视着他的双眸。

“你——”

这一摔委实不轻,昼潜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震了个遍,尽管疼得几乎要呕出血来,嘴上却不肯服输,话未能说出来,目光亦是同样锐利地回望着云清钰,还在为想要起身而不断挣扎着。

“老夫劝你,最好别动!”他的反应倒似是让云清钰很是满意,收起的笑容再度回到脸上,诡诈着笑道,“乖——”

“我就——”

昼潜本来是想立刻反驳,然后再度起身的,却是话到口边未能说出就被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

为什么?

因为就在他开口发出声音的一瞬间,之前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闪着妖异光芒,曾在自己眼前击杀过无数化妖的翡翠烟袋锅已点在了自己的眉心上,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阴冷刺骨的寒意仿若瞬间钻进了脑袋里。

再次冷下了脸来,云清钰见他总算是安静下来,才盯着他的脸,沉声道:“你可知你自己是副多失败的模样,连我亦敌之不过,有什么资格去玄庭救人?你若是死了,又有谁还能去救你的莫家二公子,你又如何对得起那放了你一马的莫家家主?”

“莫家家主?”昼潜听他这么一说,在脑海中迅速搜索那个人的模样,疑惑地问道,“你指的就是那个把我弄成这副模样,将莫亦凡带走的,他那个兄长?”

“正是。”

确定昼潜不再自暴自弃的发疯,云清钰总算是松开了对他的桎梏,同早就候在一旁的阿瓷一起将他扶回床上倚靠好,才将他猜测的事情一一讲了出来。

原来,云清钰能出现在那里救回昼潜并非偶然的,而是被收到了一封神秘的灵信,而那灵信的信笺上的徽纹正是莫家家主莫亦尘的,出于好奇心,他才带着阿瓷赶去了那条街,才发现了身受重伤的昼潜和林安烈。

姬忘忆将林安烈带走,并昼潜托付给云清钰。

把人被带回清寮之后,那极其严重的伤情,让云清钰一度以为是肯定救不活的,毕竟,那七星煞的威力莫说七式全中,便是只中上其中三式就足够致一个修行不低的剑仙于死地,更何况昼潜不过是一介凡人,带连中七式,再加上那穿胸一剑,如此严重的伤势就是大罗金仙降世济人也是回天乏术的。

然,当昼潜的衣服被阿瓷褪下,伤口被清理干净,云清钰惊奇地发现,他所中的这个“七星煞”招式虽是又猛又狠,伤情严重失血很多,但,每一式“星煞位”都与致命的穴点偏上那么小小的一分,如此一来,以昼潜的体格和天赋的异禀,这些亦不会取得了他的(小生)命,而那穿胸剑更是看似凶残,根本未曾伤及任何内脏和主要血管。

也就是说,昼潜所受的这些“致命伤”,严格来讲,顶多亦能称得上是皮外伤而已。

一口一口缓缓地将阿瓷再次送过来的药酒喝干,昼潜若有所思地低声道:“照你这么说,那个叫莫亦尘的根本没打算杀我,那,他又是为了什么这样做的,我分明能从他眼中看到极强的杀意,更何况,他没有放过我的理由啊!”

“你还真是笨!”阿瓷夺下他手中的空碗,啧啧斥道,“不管他有没有理由,这也是事实不是?以那莫家冰山家主的修为,真想杀你根本用不着那劳什子的七星煞,更用不着第二剑!”

“不错!”云清钰也随声附和道,“不仅如此,当时你是不是也有发现什么不一样?”

回忆了一下自己受伤倒地时的情形,昼潜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一般,道:“有,我记得当时是我与那戚雷更缠斗,看似是我占有了上峰,其实,若是一直打下去,我并非他的对手,而那莫亦尘就是在那个时候出手的,好像戚雷当时也有些迷茫!”

点了点头,云清钰将自己本就猜得七七八八的事落上了一记实锤,看来有些他已掌握的信息是真的,有些人确实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样不近人情,而这一次的选择,许是宿命在冥冥中的安排,给了自己一次弥补曾经遗憾的机会。

“所以说,你就安心留在这里跟着我们老板修行,好去玄庭救人!”阿瓷双肘拄着床沿,双手托着下巴,一双挂着黑眼圈的眼睛可爱的弯着,咧着大嘴笑呵呵地说道。

一听这话,昼潜平复许久的情绪似是再次被点燃了,但,他强行压抑着冲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我在凡尘的时间可以耽搁,莫说休息半月,便是一月十月一年十年亦是无妨,可莫亦凡落在了那玄庭不知要受到何等审判,恐怕待咱们再到了玄庭,他连骨头都不剩了!”

并非他想说些什么吓唬人,只是之前戚雷的话他可是听得真切,莫亦凡的罪过不小,眼下回了那玄庭哪里还有活路?莫说是停留半月,便是现在让他多耽误半盏茶都会让他心急如焚。

云清钰突然大大地叹了口气,目光瞬间犀利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钳住了昼潜的脖子,冷言冷语道:“我说昼潜,你当真是想要去救那莫家二公子吗?哼,还是你觉得自己一个人活着没意思,想要寻个借口去死得壮壮烈烈,我劝你放弃吧!不如这样,老夫给你个痛快如何?”

被扼住的昼潜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更大的动作,沙哑着嗓子想要开口中亦发不出声音。莫名其妙的,他感觉这个云清钰恐怖至极,周身上下散发着的压迫感,比那莫家家主莫亦尘亦不算差。

云清钰的手上不断用力,看着他的脸越涨越红,心中虽有不忍却并未停下,只因想让他知晓现在是什么情况。

莫亦凡被带走的事于云清钰脑中好似一张斑驳的拼图,之前拼凑七八总是感觉差了一块,而现在他终于想通了,那差的一块就是昼潜现下的处境,而那莫亦尘之所以送灵信是在离开后,许正是因着要让昼潜知晓自己与玄庭中剑仙的差距。

就算莫亦凡的仙骨未被取走,以昼潜现在的实力亦根本无法胜任营救任务。

“老板,老板——”阿瓷实在看不下去了,扑上前去死死抱住云清钰的手臂,道,“你真的要掐死他了,你真的要掐死他了!”

“那就掐死他吧,反正,他这等废物,去了玄庭也是要死的!”云清钰恶狠狠地笑道。

“就算死,至少也让我把莫亦凡救回来再死!”昼潜冲破了心中的畏惧,抬起手来抓住了他的手腕,狞笑道,“我告诉你,云清钰,救不回他,我绝不会死!”

“哎,不好玩儿!”云清钰一口气吐在了他的脸上,笑着松开了手,无奈地抓了抓头发,道,“没劲!”

总算呼吸顺畅了,昼潜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阿瓷赶紧爬过去替他轻轻地拍扫着后背。

给自己添了一杯茶,端在手中吹了吹上面的茶叶,云清钰呷了一口,先是露出一个惬意的表情,才解释道:“在玄庭,莫家二公子的那种罪过,从逮捕收押审判到行刑大抵需要一月有余,你养伤修行用去十六日,送你去玄庭需要三日,总共用去十九日,于行刑来说你少说还有十日时间,去救人的话,理应足够了,但,前提是,你必须好生随我修行,否则其他一切免谈,我绝不会让你去送死,让那莫家二公子死了都不能瞑目!”

昼潜沉默了下来,莫亦凡的背影再度浮现在眼前,他有些担忧,不过短短半月时间,自己的修为又能提升多少呢?

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云清钰幽幽地说道:“你不必否定自己,你只要坚定不移你要救莫家二公子的决心,然后抱着这份决心去努力,剩下的一切就看上天的安排了!”

“云清钰——”昼潜突然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果决一丝自负还有一丝期待,就仿若是冲破积厚云层的那一缕温暖又倔强的阳光,让他的心中瞬间就燃起了斗志与希望。

重重地握住了他的肩膀,云清钰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道:“那往后十六日,昼小兄弟可愿陪着老夫吃尽苦头么?”

坚定地用力地点了点头,昼潜道:“我必定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