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三十八章 誓死守护

“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安烈的话让戚雷不禁发出了一连串极为骇人的笑声,笑得前仰后合弯下腰去,好似听到了什么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一般。一直笑到捂腹许久之后,才终于再次直起了身来,重新将放低的离魂剑提了起来。

“黄口小儿,简直大言不惭!”狠狠地啐了一口,戚雷沉声道,“既是如此猖狂,你的这条小命儿本小爷今儿个就收下了!”

“林安烈,快走——”

莫亦凡清楚林安烈有几斤几两,便是再强亦不可能是戚雷的对手。他很想冲过去挡下攻击,但,他已经做不到了,因为,莫亦尘不知何时闪到了他的身边,只动了一根指头便封住了他的一切动作。

几番争斗下来,林安烈便落了十成十的下风,任他牵丝的本事再强大亦不是对手,毕竟,算是于千军万马中争到震宗副宗主的位置,那戚雷的实力自是不容小觑的。

一时之间,剑气与灵丝交缠在一起,激直敢一层又一层的金色灿灿和蓝光荧荧,待这层层光芒好不容易散尽之后,戚雷的那张隐在浓妆艳抹下都不会显得突兀反倒让人觉得异常美艳的脸上添了两道正在淌血的伤口,而林安烈却是虚弱的一只手支撑着身体跪伏在地上,另一只手紧紧捂住的胸口处,衣襟已被染得暗红一片,大口大口自嘴里涌出的鲜血与透过衣服滴落的鲜血和着他额头上渗出的大颗大颗的汗珠一齐落到了地上,很快便形成了小小的一滩。

“咳——咳——”望着自己那早已碎了一地的灵丝残段,林安烈苦笑了一声,倔强地昂着头,道,“哼,所谓剑仙,不过如此——”

看到他这副样子却还在逞强,莫亦凡此时心急如焚,他自问是了解戚雷的, 却发现眼前的戚雷竟能厉害到如此程度,这一战只怕亦是有手下留情之意,不然,林安烈是万万不可能活到现在,但,若是再不想法子逃走,只怕剩下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只可惜,眼时下的自己别说是去阻止这一场即将开始的杀戮,甚至连大声说句话都做不到。

目光冰冷地望着跪伏在地且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戚雷再次提起了手中的离魂剑,一点一点地走向了林安烈。

用剑尖轻轻地托住了林安烈的下巴,慢慢抬他的脸来,戚雷问道:“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什么人?”

“怎的?”不屑的冷笑了着,林安烈见他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便用一种略带调侃的语气,反问道,“手软了么?”

微微一怔,戚雷扬起了一侧嘴角露出一个轻蔑又略带些许欣赏的笑容,淡淡地说道:“我很喜欢这份胆量,你既如此从容就死,那我送你一程便是,到了黄泉路上要记得,我乃震宗副宗主戚雷,若不想轮回化了妖要寻仇,不要摸错了门!”

说罢这句话,那一副泛着金色剑仙特有仙气的离魂剑便被他提了起来,剑锋冲下直指林安烈要害所在。

就在他即将痛下杀手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道黑色中泛着金色的剑气划破了黑夜直直地劈了过来,瞬间击中了戚雷手中的离魂剑,硬生生地将剑击飞出去,只见那剑于空中飞旋几圈后便“咚”的一声深深地钉在了一颗粗壮的大树树干上。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大家皆为之一震,然,众人还未来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又是一道同样颜色却更为强劲的剑气再次劈来,而这一次的目标正是戚雷本尊。

这一击让戚雷很是惊诧,只见他先是愣了一怔,跟着都未待身形稳住就忙不迭地退跳几步躲闪着,结果,还是因为事出过于突然有所不及,胸前的衣襟被斩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好在速度亦是够快的,只是破了衣服,并未伤及皮肉。

“竟有如此强劲的剑气,你是何人?”低头看了看破烂的衣服,戚雷微微侧目阴狠地盯着之前剑气所来的方向,厉声质问道,“莫要躲躲藏藏暗箭伤人,给我现身出来!”

昼潜慢慢地自黑暗中走了出来,手中提着叶片离魂剑,身上穿着的一袭白衣白袍上若隐若现着暗红色的诡异花纹,满头银色长发一半束起,周身上下都包裹在一层淡淡的黑色中夹杂着金色的仙气里,一双狭长的凤目里那对赤红色的眸子里含着骇人的杀气。

一直人群中并将林安烈护在身后,他才轻声问道:“安烈,可是这人伤你?”

“咳咳咳咳——”林安烈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又将涌上来的鲜血吐在了地上,他才抹了一把嘴角,沉声道,“他很厉害,你务必当心!”

隐在暗处的莫亦尘此时正在仔细地打量着昼潜,心中不禁疑惑地想道:这个少年的仙力中流转的气息分明是亦凡的,但,那隐在这些气息之中的又是什么?而他那身镏着诡异暗红色花纹的剑仙真仙衣又是怎的一回事?至于那提在他手中的细长如同柳叶甚至连护手都没有的剑又是何物?

其实,不仅是他这厢如此,另一旁的戚雷亦是也保持着防御的姿势,认真观察着。

许久之后,他才试探着开口问道:“你究竟是谁,你手中那东西可是剑么?”

眉头微微一挑,昼潜露出一个淡淡的轻蔑的表情,反问道:“怎的,你一介剑仙竟这般没见识么?”

尽管他的态度让戚雷有些不太爽利,甚至是有些窝火的,但,他还是压低了语调继续问道:“那你剑上所附仙气又——”

“啧啧啧啧——”甩了甩手中的叶片离魂剑,昼潜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叹道,“你的问题当真够多啊!”

心中突然似是灵光一闪,戚雷之前才有些平和的脸色再次浮起一丝阴霾,跟着美艳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邪魅地扬起一侧嘴角,高声笑道:“你便是夺了二公子仙力仙骨的人!”

话音未来得及落地,一股金色的仙力便自他持剑的右手手臂攀延而下,将整个离魂剑缠绕得于这黑夜中烁烁放光。

将手中叶片离魂剑缓缓扬起,以剑尖指向了他,昼潜仍旧淡淡地笑道:“是又如何?”

“你既承认,那便好办了!”咧开嘴露出两排皓白的牙齿,戚雷冷森森地笑道。

“哦。”昼潜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表情极其认真严肃地说道,“承认如何?”

“那自然是杀了你替二公子取回失去的东西——”

说罢,戚雷就狞笑着提剑冲了过去。

面对他散发的强大的仙气,昼潜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叶片离魂剑,迅速扬起一挡,随着“当啷”一声,两柄离魂剑便抵在了一起。

挡住了攻击之后,昼潜马上抬起脚来直接踢向了戚雷的下巴。

只可惜,戚雷并非等闲之辈,动作亦是奇快无比,迅速避开这一脚翻天踢,闪身到了昼潜身后,嘴角露出诡诈的一笑,回手就是一剑劈了下去。

昼潜的反应不慢,更具有极高的预判能力,然,就在他自认为侧身够快足以避开这一剑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左肩一凉,一股钻心的剧痛随即蔓延开来,鲜血随之喷薄而出,回手一抹便是满手的殷红。

“呃——咝——”

吃痛的昼潜手捂着伤处单膝跪伏在地上,冷汗“唰”的渗了出来,在他的额头上凝成了一层细腻冰冷的汗珠。

轻轻地甩了甩剑锋上染着的还在冒着热气的鲜血,戚雷冷眼看着他,笑道:“你以为自己很强吗?这便是实力的差距了,便是你如何强弩亦是至末,下场皆是一样不会有任何改变,你,今日必须得死,二公子的仙力和仙骨也必须得取回!”

目光坚毅地盯着他,昼潜吃力地以剑撑地,颤抖着站起身来,问道:“然后呢?”

“呵呵——”戚雷闻言再次冷笑两声,恶狠狠地说道,“然后,便是拿了二公子回玄庭受审,至于是生是死,要看上头如何发落了!”

这话就如同一缕攀骨结霜的寒风席卷而来,灌入昼潜耳中使他不禁打了个大大的寒颤,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他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始终低头不语的莫亦凡。

“你会死吗?”他沉声问道。

“我——”

莫亦凡咬了咬嘴唇,却无法回答。

“我问你,会不会死!”昼潜见他这副模样,心中隐隐感觉不妙,便高声问道。

并非莫亦凡不想回答,而是他无法回答。毕竟,眼下自己是如何的情形,接下来又将要面对怎样的处境,他是再清楚不过。先是诛妖失职,再是将仙力仙骨擅自予了凡人,又未能按时回归玄庭,就单这三条无论哪一条单拿出来都足以让自己将那天牢坐穿了,更何况自己是三条累犯,怎能逃脱审判。

再加上自家史长莫亦尘向来铁面无私、循规蹈矩,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冷血无情的,只怕这一趟回了玄庭,自己是只凶无吉,必死无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