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三十四章 暗潮隐隐

旁观着姬忘忆在拼命地挥舞着夺灵鞭替昼潜施放着无法控制的仙力,云清钰与阿瓷皆觉得她身为猎妖人竟帮助剑仙很是意外,但,不知为何,站在一旁的另一个人的心里却在隐隐作痛。

莫亦凡不清楚自己的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只知它清晰深刻,每每提及剑仙与猎妖人之前的那段过往,特别是玄帝那一道指令下达,剑仙便将猎妖人整族剿灭时,自己的心中都人生出一股极强强烈的愧疚感。

其实,眼下这个当口儿,他们这些完全帮不上忙的人在暗地里进行着何种心理活动,根本都不重要,毕竟,那些不过是放在彼此心中的,谁也没有说出来,亦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看着窝在林安烈怀中正因着疯狂暴走的仙力连陷入昏迷都痛苦不堪的昼潜,姬忘忆的内心才是真正被撕扯着。

身为猎妖人,她与剑仙本应是水火不容甚至应该说是不共戴天的对手,而她现在却恰恰在为救这么一个只算半个剑仙的人,别说是什么猎妖人的荣誉与仇恨了,就是连自己的(小生)命都拼上了。

这仙力暴走的力量不容小觑,亦并非持衡的,时而强悍时而羸弱,就算是此时合姬忘忆和林安烈二人之力,仍是平衡得相当吃力。

林安烈这厢还好,吸收入他身体内的仙力是自主自发地从他的十只指尖处以灵丝的方式不断排出,尽管,牵丝师的灵力素来温婉轻柔,但,昼潜的仙力委实过于霸道了些,以至于他此时的十只指尖已被疯涌出来的灵丝伤得血肉模糊,伤口之深几可见骨,甚至仍在不断涌出的灵丝上都染了血色。

然,姬忘忆这一厢却不似他那般轻松的——

她身为猎妖人的灵力虽与剑仙不同,却亦是霸道刚猛的,强行让昼潜的仙力攀附到自己体内再借由夺灵鞭化成雷力强行排出的。

听起来这似乎是很顺理成章的,但,实行起来的过程却是相当的辛苦,以至于强烈的仙力渐渐的开始在她白嫩纤细的身体上撕出一道一道的伤口,并迫不及待地自那些细碎的“门”冲了出来。

之前在痛苦中昏厥,现下又自痛苦中挣扎着醒来,首先落入昼潜眼中的除了漫天的血光和被各种不同灵力染得色彩斑斓的天空之外,就是莫亦凡那张与平素无异的面无表情的,眼神中却藏着千言万语的脸。

目光深邃地望了他许久,昼潜调整了一下呼吸,话却是轻声对姬忘忆说道:“姬姑娘,你与安烈不要再管我了,若是太勉强的话,伤了你们,只怕昼某要内疚一生的!”

从来都是气宇轩昂的人说话竟也有这般柔弱的时候,姬忘忆听到他如此关心自己,仍未停下手中施放雷力的动作,并用一种揶揄的语气道:“闭嘴吧,这个娘娘腔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我可不是要救你的!”

林安烈突然被牵进了话里,目光一怔,惊慌解释道:“这、这位姑娘,在下是纯男儿,并非什么娘娘腔的!”

翻了他一记大大的白眼,姬忘忆继续说道:“管你是男还是女,你们这些家伙全都听好,我恨不得剑仙全都死无埋骨之地才好,但,比起剑仙来说,我倒觉得昼潜你这半个剑仙的家伙委实有趣,本姑娘与你尚未一较高下,死对于你来说太简单,我是不会允许的!”

“何必呢?”昼潜看着这个倔强到有些可爱的姑娘,不禁叹道,“便是你们不帮,我亦不会死的!”

猛地挥舞了几下夺灵鞭,姬忘忆抹了一把突然溢出眼眶的泪水,道:“无论如何,我都有责任救你的,更不能让你死,因为,你只能死在我手上!”

能清晰感觉到昼潜暴走的仙力在渐渐平稳下来,她那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些。

手臂已挥舞到麻木,整个人也有一点虚脱的感觉,姬忘忆咬紧了银牙坚持着,她知道只差一点点一切就都结束了,林安烈能撑到最后,自己再是没有理由倒在他前面。

剑仙的仙力于凡尘人的肉身凡胎来说,本就已是很难承受,若不是昼潜天赋异禀只怕仙力入体的一瞬间就已经灰飞烟灭了。但,便是再强练就仙身,在如此强烈的仙力乱窜下,就算是仙身不伤,他也会面临魂飞魄散的风险。

“那样的事要是真的发生,便是我亲手铸成的!”姬忘忆心里反复地思量道,“所以,我必须负责到底!”

直到此时此刻,她似是有些理解外公为何到最后面对着死亡,仍旧心心念念着想要玄庭重新相信猎妖人,想要助剑仙一臂之力,更是替自己更名“忘忆”以教诲自己不要记住仇恨了,那是一种何等的大义她曾经不懂,但是,今日在她明知可能会累及无辜却还是引来这场灾祸的时候,这个叫昼潜的人分明极为痛恨她的这种行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豁出(小生)命不要来救她,这种看似有些蠢的行为,将她心中曾多年灰暗不堪的那个角落点亮了。

终于,在姬忘忆和林安烈的努力之下,昼潜暴走的仙力终于平静了下来,这一刻仿佛整个凡尘都随之风平浪静!

艰难地放下了保持扬姿的手臂,姬忘忆倔强地昂着头望着渐渐露出蓝色的天空,眼泪止不住地顺着眼角涌出来,浓浓的愧疚在疯狂地撕扯着她的心。

“若是当初,我能像这般强,外公,许是不会死的!”她苦苦地笑着,想道,“平生第一次不顾一切地保护的人,竟是半个敌人!”

蹙着眉头望着她的昼潜,轻轻地叹了口气,轻声道:“当真又是一个被宿命缚了的可怜人!”

“太、太好了——”林安烈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已平安无事,欣慰地说道,“莫兄,总算不需担心、呃——”

话还没说完,他就双眼一闭往后直直躺倒了下去。

莫亦凡连忙跑了过去,扶住了他的身体,让他靠进了自己的怀里。

“多谢!”看着怀中的人分明昏了嘴角还挂着一抹甜丝丝的笑容,他叹道。

“不客气!”林安烈的眸子仍旧紧紧地闭着,却似是呢喃地回答道。

“将他交给我吧!”云清钰走上前来,将林安烈抱起,道,“莫二公子,我尚需提醒你一句,今次这响动必会惊魂玄庭了,你们往后务必万事小心!”

用力地握了握莫亦凡的肩膀,阿瓷再次巨大化,并幻出无数分身,开始清理一片狼籍。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云清钰和已经恢复成孩童模样的阿瓷带着昏迷的林安烈也离开了,姬忘忆更是不知何时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低头看着怀中的昼潜,莫亦凡抹了抹他脸上的血污,柔声问道:“好些了么?”

尽管体力早已恢复了不少,昼潜却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好!”

明知他在说谎却并没有拆穿他,莫亦凡先行站起身来,看似温柔实则非常用力地将他扯了起来,并一把掀到了背上背好,还极其大力地颠了几下。

“喂,莫亦凡,你想害死我啊!”昼潜不满地咳嗽了几声,骂道,“之前我还拼着命地救你呢!”

懒得理他在耳边的吵闹,莫亦凡不禁心中暗暗偷笑了一下,背着他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走去,只是心里却盘旋着云清钰的警告。

一只玄蛉震动着翅膀飞至玄庭,于四象宫东侧宫停了下来,落在地上只闪光三下,便“噗”的一声幻化成一个人形模样——

只见他一袭黑底绣暗紫色花纹的紧身夜行衣,头束高高马尾,身形瘦削略显矮小,一张小巧的脸上被一块三角口巾遮住大半,只留着一双目光锐利如同猎隼的眸子,透着一股灵敏轻巧的机警和毫无感情的冰冷。

四象宫乃玄庭之重要组成部分,分为东侧侦仙宫,西侧医仙宫,南侧铸仙宫以及北侧秘仙宫,分列悬浮于两仪殿之下。

侦仙宫,宫内剑仙皆是五感极强的人物,又精通幻化之术,专司于凡尘及幽涧打探消息一职,更是起到替无极阁监管被派下凡尘执行任务的剑仙们的一举一动;医仙宫,顾名思义便是这整个玄庭的医疗机构;铸仙宫,终日天火熊熊,主要任务便是替玄庭铸造以及创造法器;秘仙宫,本质上讲实为藏书阁,其中保管着玄庭上下所有的秘典书籍,亦同时具有研习仙术的责任。

“宫外何人?”

紧紧掩着的宫门内传出一个深沉威严中又透着些许(小生)感的女声来。

来人立刻单膝跪地,一只手搭在未跪的膝盖上,一只手微微握拳点在地上,深深地低着头,用一种毕恭毕敬的声音迅速回复道:“宫主,棕鹄有事呈奏!”

他的话音一落,只听“吱吖”一声,侦仙宫的大门便缓缓打开了。

“进来呈吧!”

之前那个女声再度响了起来,这一次似是还带着丝丝慵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