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二十四章 狭路强逢

莫亦凡只是微微点头却不搭话,毕竟,他确实是畏苦的厉害,只是,近来莫要说苦,五味中无论是酸甜苦辣还是咸,自己几乎都要尝不出来了,每每吃饭显得格外享受,亦不过是为了打消昼潜那早已不知何时兴起的疑心,不想惹他担心罢了。

况且,于他来说,倒觉得云清钰对于猎妖人的评价有些主观了!

毕竟,剑仙与凡尘人去世被引领到玄庭生活的那些不同,生就是是剑仙,并未经历过凡人的生活,亦不会有凡人的感情,于那些化妖既不会有爱,亦不曾有恨,诛杀与引渡皆不过是与生俱来的责任与义务罢了。

然,猎妖人不同,他们的灵力再如何强大,亦是有血有肉的凡夫俗了,他们有着剑仙认定最普通且最廉价的真情实感,既然如此,那他们偶尔行事偏激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再加上连剑仙皆心知肚明,化妖一旦失控便鲜有能再重织魂魄引渡的机会,亦是会将诛杀消灭放在任务的首位,更何况是时有亲身经历身边的亲人挚爱被袭而葬身化妖之手的猎妖人了。

故,便是猎妖人有可以将化妖引渡的本事,想必在见识了那种极度的凶残,亲历了那种锥心扒骨的痛苦之后,亦不会轻易选择将伤人的化妖引渡去玄庭的。

“怕是莫二公子是在这凡尘待得过于久了些,才会生出此等无用的慈悲来!”云清钰见莫亦凡似是入了定一般,便催了个术探了他的想法,不禁调笑道,“但,您可别忘了,便是化妖亦是凡人亡故后所化,纵是再行多恶之事,也会有人替它们落下一把真心的眼泪的,就好比之前化了虎娘硬要带走自己亲生儿子的林安烈的母亲,莫要说你抹了林安烈的记忆,即便没那般做,他亦不会记恨,仍会挂着回忆里那点子好的!”

虽说被他窥了心思,莫亦凡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只是抬起始终低垂的眼皮,抿了口茶,冷言反讥道:“那又如何?无论谁的心思更有道理,却都无法改变那猎妖人一族终是走向万劫不复的命运!”

实是未想到他会说出如此话来,云清钰才笑眼眯眯地吸入口中的茶汁竟硬生生地梗在了喉中,不知是被烫了个正着,还是被了呛了个刚好,总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终转为了绯红。

见他无法话可说,自己亦探不到更多真相,莫亦凡便起身告辞了。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竹林深处,阿瓷才回到了清寮内,一边收拾着竹桌上的东西,一边撇着嘴不解地问道:“老板,那莫家的冰人二公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你既看得出,为何又不肯提醒他一句呢?”

“又不是头一天做剑仙,自己的处境,他又怎的会不自知?”撑开了手中的折扇,轻轻摇动着,云清钰重重地叹了口气,语带心疼地自言自语道,“他既刻意要回避,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说罢此话,他便站起身来摇着那四平八稳的身姿,将那仍旧一脸茫然的阿瓷丢在了前厅店中,独自返回后堂去了。

本以为回来的路很长,但,莫亦凡还是感觉自己怎的如此快就站到了昼家的大门外。

今儿个又是烈日当空,他只感觉自己仿若被投入了炉膛中,直站到了汗流颊背,都还是没能推开面前的院门,明明热得里衣都被汗粘在了身上,心中却不知为何似是呼啸着狂风一般,卷着丝丝的恐惧。

莫亦凡在怕着什么呢?

许是怕面对昼潜那张因着担心自己身体而忧心忡忡的脸,亦或许是怕他质问自己究竟去了哪里,又有多少事在瞒着他?

“呼——”

反复深呼吸了几次,莫亦凡明白怕终是毫无用处的。故,在笃定了这份心思后,他便抬起了之前如同灌了铅般沉重的手臂,用力地推开了面前这两扇分明不厚,却重若千金的院门。

然,本以为的场面一个都没有发生,迎接他的既不是担忧,亦不是质问,只是一片万籁俱寂。

早是留了字条说自己外出,昼潜昨日生病按理今日不会出门,然,当莫亦凡将整个院落的每个房间,甚至连柴房、厨房及茅厕都未放过地翻了个遍之后,仍旧未能寻到人的时候,他的心中隐隐地泛起了不安来。

城外林中的昼潜收敛了温和的态度,目光冰冷地望着眼前的人,嘴角微微扬起脸上挂着一抹略带嫌讽的似有似无的笑意。

“一而再再而三的将我约出来,必然不会只是知会我你们猎妖人的存在吧!”他沉声道,“姬姑娘——”

耸了耸窄小好看的肩膀,姬忘忆扬了扬眉头,道:“那是自然!”

望着她那张分明写满自负的俏脸,昼潜仿佛看到她隐在眸中的熊熊火焰,竟生出一种她要将自己亦焚入其中的错觉。

“你不过是想比试,况且就我看来,你这醉翁之意亦不在酒,许是瞄上暂住在我家中那个剑仙了吧?”收了收观察的目光,昼潜冷冷地说道,“你自打一开始,就是想借着我往外钓莫亦凡罢了,只是不知为何后来会改变计划,反倒对我纠缠起来呢?”

“不错!”姬忘忆毫无掩饰的轻笑着说道,“你既这么通透,怎的还不相信我之前告诉你的事?”

心中陡然一惊,昼潜收起了笑容,目光凛凛地盯着她,问道:“剑仙失了仙力在凡尘久居,真的会消耗而亡么?”

问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因着咬了牙关让吐字都显得有些不清晰了。

之前的那次会面,姬忘忆就曾提及,她本是想直接去找正经剑仙莫亦凡的,却发现他不知何等因由失了仙力甚至仙骨,整个体征都越发虚弱更别提仙力,反倒是昼潜这个临时替补的剑仙仙力大盛,竟有超脱肉身凡胎化作仙体之势。

故,她便将注意力转移了。

“我已经说过了!”姬忘忆惊讶于昼潜此时的反应,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为了救你,他丧失了回玄庭的资格,恐怕也没几天好活了。”

翻手幻出了叶片离魂剑,昼潜眉头倒竖随手一扬,一道剑气便贴着她的耳侧飞了过去,将她身后那棵比碗口还要粗上几分的大树一劈为二,断树瞬间轰然坠地。

“废话少说!”他将剑尖指向了姬忘忆,面沉似水地说道,“既要比试,那便放马过来吧!”

往后退了几步,姬忘忆扭了扭纤细的腰肢,露出一抹魅笑,无奈地叹道:“哎,你当真连那剑仙之名都配不得,猴急成这副模样,难不成你以为我口中的比试,就是咱俩打一架么?”

被她问得一惊,昼潜原本英气十足的表情瞬间懵作了一团,一双狭长的凤目赤红色地瞳仁在眼眶中滚了又滚,终是不禁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啧啧啧啧啧——”发出一连串的“啧啧”声,姬忘忆一只手背抵在胯边,微微往前倾了倾身体,娇魅一笑道,“我于这片林外布了结界,又在这林中布了无数阵眼。”

“结界?阵眼?”这些词儿于昼潜来说,虽说不陌生却也不熟悉,故,他沉声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待会儿我会开启那些阵眼,化妖便会自四面八方透过阵眼往林中聚来——”姬忘忆甜甜地笑道,“到时候,你我便可来一过场猎妖大赛!”

“你说什么?”昼潜再次惊道,“这片林子离城极近,你将大量化妖引来,万一有个闪失,那城中无辜百姓岂不要遭池鱼之殃?”

自腰间抽出一条周身上下都泛着红色雷力的乌黑长靴,轻轻翻腕握于掌中,姬忘忆的脸上的笑意仍旧不减,目光挑衅地望着昼潜。

“废话少说——”她的声音分明甜美若糖,却透着一股子阴诡地味道,不疾不徐地说道,“我已布了挡阻化妖的结界,况且,有我在这里,便是来多少化妖亦无妨,全部都要死在这林中!”

“你这分明胡闹!”昼潜才懒得理她哪里来的自信,他现下只担心无辜的人,急道,“你——”

“更何况——”姬忘忆突然表情暗淡了下来,阴恻恻地笑道,“若是我已开启阵眼,你若想有想要保护之人,便更应全力以赴才是!”

就在昼潜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只长相奇丑头顶三角的化妖就从一片树丛中窜了出来,还未待他上前,姬忘忆便迅速扬起了执鞭之手,那条黑色长鞭竟似有了生命一般伸长,倏地缠住那化妖的颈项,跟着猛地收紧,只消片刻便让它身首异处消亡不见了。

好快?!

昼潜心头一凛,一是叹于这位美丽却诡异的猎妖师姬忘忆的实力之强,二是惊于那聚妖的阵眼之强,化妖居然来得如此之快。

“看来,还是我猎妖人先下一成了!”

收回了长鞭,姬忘忆朱唇微启,小巧的舌尖在说话的时候,不经意地舔划过一排皓齿,动作轻盈却尽显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