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辣条系统

无敌辣条系统

更新时间:2021-07-28 00:11:39

最新章节: 容易舒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共鸣,谁亦没再开多一下口,全然顾不得个个凌乱的头发,逆着狂风往前冲着。就在容一男和涅槃的手快要触及修行室的大门之际,强劲的仙力便借着风力将那一对早已被吹得摇摇欲坠的大门便被“砰”的一声冲得四分五裂,破片瞬间就迸飞而走被刮得不见了踪影。“这样可不行——”涅槃被吹得左摇右摆,不得

第十六章 深夜遇袭

其实,不用昼潜发问,莫亦凡早已处于观察之中了。

他见过的化妖不在少数,眼前这一只却委实有些陌生了些,倒不是说从未见过,而是很少见到,愈发觉得眼熟,便愈发想不起来了。

这只化妖较之之前昼潜所遇确是有些大不同的——

它身形虽大却像个人一般,身着一袭类似于粗布碎花裙一般的衣服,体型亦不似旁的化妖那般大,至多也就比凡尘成年男子高出三四头的样子,搭眼看像是个披了人类衣服的老虎,但那黄白相间的虎脸却生着人的模样。

更为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它那硕大的额头上竟还绑着一条三指来宽的深蓝色缀着白色碎花的破旧抹额,乍看上去倒是与那凡尘间才生过孩子正坐月子的妇女额头上戴的避风布有几分相似。

见这个白衣男子对着自己发呆,化妖也不含糊扬起利爪便抓了过去。

“你傻站着干什么?”眼见着莫亦凡便被抓个正着,昼潜闪身过去将他扑到一旁,并厉声骂道,“莫不是找死吗?”

之后,他便又再次回身与化妖打到了一起。

并没有因为被骂而生气,莫亦凡仍旧站在原地继续观察着化妖,竭力想从自己的记忆里挖些什么出来,但,不知是不是真如传说中那样,剑仙若是失了仙力仙骨在凡尘久了,身体机能就会慢慢退化,时间久了便会如同只剩下躯壳的行尸走肉一般生不如死。

他这边想得辛苦,昼潜那边打得也是难舍难分。

只见昼潜翻腕将手中叶片长剑斩向了化妖高高扬起的手臂,结果,这一剑非但没有使其受伤,反而有一种好似砍到了铜皮铁骨上一般的感觉,一股**顺着昼潜握剑的虎口处一直窜到了胳膊根儿。

这一下将昼潜震开不远,化妖哪里肯放过机会,另一只利抓更是顺势抓了过去,虽说是已以最快的速度弹开,昼潜的衣角却还是被抓破了。

只不过,他哪里是肯吃亏的主儿,登时眉头拧在了一起,掬起仙力回身一记剑气直冲化妖面门劈了过去。

“嗷——”

化妖未能料到对方出手竟会如此之快,一个躲闪不及便吃下这一招,然,便是如此亦是只将那奇怪的蓝布碎花抹额斩毁了而已。

看到它整张脸露了出来,莫亦凡眼神一亮,立刻高声对昼潜说道:“它竟是这种东西,昼潜,你可有看到它额上三目了么?”

缠斗的空当,昼潜回答道:“嗯!”

“这种化妖名唤虎娘,专食独身男孩,那三目当中那只便是它的命门,你只管用尽全力击去,既可一招毙命!”莫亦凡感觉自己被剑气逼近,往后跳了三步,道,“一定要击中间那一只!”

“得嘞!”

昼潜听到他这么一说,登时来了精神,高喝一声稳住了身形,腾起自己特有的黑色仙迅速缠绕剑身,跟着飞身跌起直往化妖命门处狠狠刺去。

那化妖似是能懂人言,又似是早料到他此举一般,忙不迭的竟是先闪身并甩动身后拖在地上的硕大虎尾,一下便抽在了昼潜的身上。

一侧身体吃了巨痛,昼潜本能的就会往另一侧闪身,结果这一击便刺偏了,倒是虽未直取要害,也是将化妖的一只左眼伤得不轻,只不过,它受伤的那一侧脸竟意外地蜕去了一些黄白相的粗毛,反倒现出部分人脸来。

“......”

这一点变化让昼潜再次提起剑的手悬在了半空,他有些不太明白,之前不是说化妖已完全妖化,怎的还会出现这种情形呢?

瞅准了他这一瞬间的停滞,化妖立刻回身扑向自己之前进来的已然破烂不堪的窗户,一个飞身就跳了出去,并以奇快的速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让它逃了!”莫亦凡闪身追到窗边,探出头去四下查看了一翻,回头叹了口气道。

“我去追!”

如往常一样,昼潜将叶片长剑往后上一背,就要翻出窗去。

“不、不用了!”莫亦凡一把扯住他,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别去。”

“为什么?”昼潜不解地回头问道。

这要是换了平时,就算自己懒得去追,这个莫亦凡都会摆出一副要吃人的架势逼着自己去,怎的倒是今儿个如此反常,自己要追反而要拦阻呢?

用力地攥着他的袍袖,莫亦凡侧过脸去,低声说道:“若是我没猜错,方才那化妖便、便是林安烈的母亲!”

“你在说什么?”

昼潜在看到那化妖的人脸之后,其实心中就有所怀疑,现在被他这么一说,更是惊不自已。

见他不再冲动地往外追,莫亦凡才松开了拽着他的手,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问道:“昼潜,你可知我真正要你修练仙力让你能以剑御气的真正意义吗?”

“找到化妖的命门弱点,好以最简单的方法斩杀!”昼潜想了想回答道。

“嗯,之所以担心你靠蛮力,便是怕遇到今日这种情况。”莫亦凡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因为只靠蛮力,有的时候无法做到一击既成,还容易害你自己受伤,况且,若是在缠斗过程中,看到了化妖原来的样子,许是有的时候,便会心软!”

他说的这些话,让昼潜陷入了沉默,毕竟,他已知晓化妖皆是凡尘人死后所化,只是,他没想到当真的发现眼前需要斩杀的毫无人(小生)的化妖是自己认识的人时,选择痛下杀手竟是连剑仙都很难做到的。

看着莫亦凡愈发难看起来的脸色,昼潜总是感觉他似是还在隐瞒着什么,便追问道:“莫亦凡,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告诉我啊?”

听到他这么问,莫亦凡的眉心微微一跳,想要极力否认却又无法开口,只得僵在那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似是想到了什么,昼潜突然就抓住了他的双肩,厉声问道:“我问你,化妖真就一点儿人(小生)都没有吗?而且,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人死了会化成妖,而它们真的只是为了提升修为才不断采人为血食吗?”

面对着他一连串的质问,莫亦凡终是没能坚守到底,小声说道:“亦不是所有的人凡尘人死后都会变成化妖,你是知道的,其实,化妖蚕食凡人,确实也不单单是为了提升修为,化妖是由妖灵所化,而那些妖灵都很痛苦,想要求个简单的解脱,它们不想去幽涧,被化妖追击,又无法得到剑仙帮助去往玄庭,最终承受不住秽气侵染,最终失去人(小生)才会成为化妖,而这类化妖所残存的唯一意识,便是将生前最珍视的东西带走!”

将生前最珍视的东西带走?!

昼潜听到这里不禁想到了莫亦凡出现那晚那只袭击了宋婶娘儿仨的化妖,若是照这个说法,十之八九就是宋叔了!

林安烈手臂上的诡异淤痕突然闪过了脑海,莫亦凡心中一凛不由分说便夺门而出。

“莫亦凡,你去哪儿?”昼潜一边追在他身后,一边问道。

“林安烈。”

没有停下来,亦没有回头,莫亦凡就只说了这么三个字。

当昼潜和莫亦凡赶到林安烈家的时候,院门还是关得好好的,而院内屋内更是漆黑一片,且安静得骇人,就仿佛屋里的人睡熟了一般。

并没有被此等假象迷惑,二人翻了院墙就跳了进去,没有丝毫犹豫就直奔了林安烈的房间。房间内显然经历过一番破坏,桌椅七倒八歪,床上凌乱不堪,那床幔上甚至还留有不明爪痕。

“人呢?”莫亦凡感受到了化妖的气息,四下打量道,“你可知吗?”

昼潜因为担心而急促地呼吸着,他在拼命地思考,此时的林安烈会在哪儿。

“你冷静点!”莫亦凡走上前去,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道,“闭上眼睛,以仙力驱使你的心眼,感受一下林安烈的气息,这是剑仙的仙术之一‘寻踪’,旁人许是十年八年都不见得能成,但我相信,你可以!”

怔怔地看着他肯定的眼神,昼潜深吸了几口气,用力点了点头,跟着闭上了眼睛,催动全身上下黑色的仙气将五觉全部集中起来,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脑海中仿佛出现了一片星海,而那每一颗闪亮的星,竟都散发着自己熟悉的气息,这些都是自己所熟悉或者认识的人。

发现他含在眼睑下的眼珠在微微抖动,莫亦凡明白这是他在触动“寻踪术”,心中不免感叹道:究竟在这个少年身上还有多少潜力未曾发掘呢?

“快走!”

突然睁开眼睛,昼潜拉住了莫亦凡的手腕冲了出去,直奔林家角落里的一间屋子,而那里正是林母的牌位所在。

果不出所料,当他们二人将门撞开的时候,就看到之前那只受伤而逃的化妖虎娘,正将已然昏迷不醒的林安烈含在口中,不知是要吞下还是要带走。

将莫亦凡护在了身后,昼潜翻手幻出叶片长剑,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层黑色的仙气之中。